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专题 > 曹雪芹归真于八大山人

曹雪芹归真于八大山人

时间:2017-09-16 来 源:琴台国学网 作 者:admin 浏览 次 点击数:51

  “福尔摩斯”探红楼

  曹雪芹归真于八大山人

  红楼大观园脱胎于南昌青云谱 【缩略稿】

  【本文据约四十年前先祖父遗存笔记经重核并结合新资料整理而成】

  作者 覃 拓

  概 要

  曹雪芹是勿庸怀疑的《红楼梦》的唯一作者,这是《红楼梦》本身所决定的。《红楼梦》始行之初,他的署名本就是其中重要组成部分,其著作权就如同写进了宪法。他的绝对存在,取决于《红楼梦》的绝对存在。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他的存在是否合理,系整个“红学”瓶颈所在。先知其然,而后知其所以然。恰是这个“所以然”百多年来一直困扰着红学界。或按福尔摩斯侦探术,曹雪芹必另有身份存史可查,《红楼梦》一书恰是一个完好的涉案现场,一个黑匣子,如何深层次准确全面甄别现场特征,并结合外围排查,从而破解作者密码,最大可能还原曹雪芹三维图形,然后锁定、围绕被证对象查证复核,才是科学方法所在。曹雪芹的真实身份终归只有一个,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只有真的才能经受历史的检验。现结合原生基因甄别、“DNA”比对等科学手段,确认,八大山人就是曹雪芹曾经的存在。

  关 键 词

  红楼现场特征;深层次内涵;影印本;完稿年代;三维复原;锁定对象;款印与笔迹;共同原生基因;“DNA”比对;证据系统;返祖归宗;南昌青云圃;

  提 纲

  前 言

  第一章 《红楼梦》【涉案现场】 主要特征

  1、 《红楼梦》具体创作年代

  2、 红楼现场特征【暂略、存目】

  第二章 《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必然特征【暂略、存目】、

  第三章 被证对象之八大山人与曹雪芹的共同特征【暂略、存目】

  第四章 对簿【铁证如山,三百年前,中国两大文化宗师今魂归一体 】

  第五章 大观园与青云谱及其它

  第六章 八大山人之“曹雪芹”由来

  附 曹雪芹之“八大山人”等名号由来【暂略、存目】

  第七章 八大山人与《红楼梦》中人

  第八章 其它有关曹雪芹的线索与八大山人的内在联系

  1、 八大山人与敦氏兄弟等清代有关曹雪芹线索的内在联系

  2、 八大山人与《书史纪原》的内在联系

  3、 八大山人与《种芹人曹霑画册》的内在联系

  4、 八大山人与《楝亭集》的内在联系

  结 语

  前 言

  曹雪芹是《红楼梦》一书的唯一作者,这是永远也无法改变的事实。也是红楼梦本身所决定的。《红楼梦》早在完稿之初他就是“红楼梦中人”一分子,这就等于写进了宪法。《红楼梦》作者曹雪芹曾经是个真实的存在,因为《红楼梦》是个真实的存在。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至于到目前为止,关于他的存在疑点重重,【比如有关旗人曹氏家族的记载均与曹雪芹及其<红楼梦>毫无关系】只不过是尚缺乏对他的真正认识,但不能因此而否认他的存在。这就好比解一道数学题,得数已知,求的是计算步骤,如果步骤不对,那肯定与已知得数无法相等,即便胡乱弄几个数字加减乘除串在一起,然后硬塞个等号与已知得数强行相等,咋一看颇像个完整的等式题,但终归还是错的,结果别人一琢磨不对,反以为原得数错了。《红楼梦》作者问题就是这样。由于对清代有关曹雪芹身份的蛛丝马迹以及对《红楼梦》第75回所谓的脂批“乾隆二十一--对清”字样等资料缺乏准确客观的理解,以致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贻害百年至今。

  如何认知曹雪芹,无疑是红学的瓶颈,如果错误地认识了曹雪芹,就永远无法真正准确解读《红楼梦》。要真正认识曹雪芹,还得从《红楼梦》一书着手,首先得断出其创作完成的年代,及其深层次的内涵与特征,从而完成对作者必然特征初步了解与认识。曹雪芹身份之谜,就如同迷案,按福尔摩斯侦探术,《红楼梦》本身就是个完好的涉案现场,或如同一个黑匣子,全面详实地保存了有关曹雪芹的最可采信的身份信息和时代印记。整个《红楼梦》成分极其复杂,须对其进行全面通透的深层次剖析,区分其原生与非原生基因或DNA成分,主与辅、被动与主动、显性与隐性因子。据诸多来

  源复杂的基础因子汇聚红楼,其中很多因子

  与因子之间是无法自行融合甚至相互冲突的,只能是因第三方因子的作用,才可能共聚红楼,成为一个有机整体,因而通过诸多因子之间的相互矛盾、相互联系从而甄别出那个隐性的、主动的、能分别融合所有因子的那个最大的能动性因子,那就是作者因子。比如,李渔因子与洪升因子有时间冲突,洪升因子又与反清因子相矛盾,无法自行融合,又如石涛,一生深感康熙皇帝的知遇之恩1【有诗句为证‘去此罕逢仁圣主’】,亦与反康熙因子相冲突。他们都无法独*立代表整个红楼,不可能是作者,只能是被利用的素材而已。

  纵观《红楼梦》一书透过一群家族闺秀日常生活琐事,重重“谜”雾背后,蕴含着深层次的文化内涵和巨大的正能量。充分揭示了人类历史发展中兴亡更替、循环往复以及物极必反、否极泰来的必然规律。以试图探寻长治久安之道。通过对封建正统文化的劣根性、腐朽性的无情揭露,从而警示人们,以史为鉴,趋恶向善,有所为有所不为。完现了中华文化的基点与核心“中”的理念,整个红楼文化就是基于“大中至正”精深内涵而展开的,继而充分阐释和体现了以“太极”《易》为核心的朴素历史唯物主义哲学思想及价值观。又通过对风雨飘摇、大夏将倾的贾府新生代否极泰来、必然崛起的预示,来预言时因千年宿疾缠身而外强中干、以致失国的中华民族必将痛定思痛、重新崛起,显现了作者的民族气节与民族大我精神。如果错误地认为贾府的最终结局必将是烟消云散、灰飞烟灭。这恰恰与作者的真正意图背道而驰,只能是对中华文化精深内涵的无知,更是对我中华国学的贬低与侮辱。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通过对凤姐、雨村的深度刻画与现身说法,演绎和再现了数千年官场腐*败恶疾,且注定没有好下场的必然命运。尚若将《红楼梦》纳入公务员上岗必修课,从灵魂上抑制腐*败因子的萌芽,则官场腐*败问题必将得到很大改善。

  《红楼梦》全书系以中华历史文化大背景为大原型、大家世、大隐寓。是届时古往今来千流万派文化的大集结、大汇演、大检阅与大整合;是同源太极而渐分道鼎立的国学主架构之中华儒、释、道三教文化去腐存精后重归于一《易》的大构想;是兼宏观与微观、弘扬与批判的华夏一族五千年历史的大观园,是一个独*立完整的宇宙体系。作者以社会、生活经验为基础,这与狭义的原型有着本质的区别。即便某个事物或事件在现实生活中似乎确有个真实的存在,那也不过是因服从创作需要而已,绝非作者的真实或终极目的,任何硬性比对本身就是错误的。学界普遍认同,作者曹雪芹擅于画工,尤善画石。那当然绝非凭空想象、无的放矢所能了,首先得有个参照对象。于是在塑造红楼时,沿用此法,写生、临摹,乃至重组、整合。这一点,《红楼梦》一书早有所示,即所谓“画家笔法”。这就难怪红楼事物与现实生活中的某些真实存在非常接近了。其实,以现实主义为标签的红楼巨著绝非是脱离现实、无的放矢所能臆造出来的。

  《红楼梦》一书 富含中华众多文化基因,“DNA”成分极其复杂,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血儿。比如,《红楼梦》之中浓厚的李渔之《肉蒲团》《十二楼》、冯梦龙的《情天宝鉴》、笑笑生的《JP梅》、张岱的《石匮书后集》成分等等,还有徐文长、汤显祖、洪升等,乃至更早的《易》、《石匮书》【山海经》】、《四书五经》、《桃花源记》等等等等。特别是对多已失轶的以王虞凤、沈天孙等为代表的远超前代的明朝特有的文化风景“闺秀文化”的折射与反映,使后世得以窥见明代姑祖们群像的风采以及她们的觉醒、生活、思想和诉求。

  严格地说,《红楼梦》一书应该算是明末清初江南知识分子、民族志士集体智慧的结晶,是兼纵向与横向的传递与接力之作,作者只是立足于一个绝对的高端,通盘着眼,统揽全局,而基于百家文化成果大会展,“信手拈来、随笔成趣”的再创作,是总执笔人或终极作者。这一点,他在文中已做过暗示或交代,并非是故弄玄虚。他就是能分别接纳并融合红楼所有的局部、显性、非能动性元素因子的那个隐性的、活性的、最大的能动性因子。

  本文系借“福尔摩斯”侦探术,首先认定《红楼梦》为保存完好的渋案现场,然后根据现场全面深入的梳理结果,【主要依据影印列藏、甲戌、己卯、庚辰、蒙古等本石头记,并侧重于前80回内容】,推定出《红楼梦具体的完稿时间约为公元1689年,并复原其作者曹雪芹的三维图像,再按图索骥,投入相关领域、相应范围检索与比对,得出唯一完全符合作者必然条件的对象——八大山人朱耷。再然后进行渋案现场《红楼梦》与被证对象朱耷并扩大范围取证、质证,形成一个强大而严密的证据体系,每一条单个证据都基于证据系统的支持,既可独*立为证,又分别相互照应。又根据《红楼梦》与八大山人诗画作品共同的DNA比对结果,从而得出《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真实身份,即明末清初一代宗师画坛四僧之一的八大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