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专题 > 漢字邏輯

漢字邏輯

时间:2017-09-16 来 源:琴台国学网 作 者:admin 浏览 次 点击数:188

  漢字邏輯

  ——《老貓字典》代序

  wangofkings

  《說文》之誤 在漢語語言學,特別是訓詁學領域,許慎童鞋可謂是前無古人,而且迄今亦未見能夠望其項背之後來者。

  然後世若我輩者,若不能超越許慎童鞋,則漢字之前景堪憂。

  因爲許慎童鞋所倡導的所謂形聲造字法,已經把漢字的發展引入了一個歧途。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耶?

  在中國歷史上,一部書,一旦成爲經典,之後我們所能聽到的,就只剩下阿諛頌揚之聲。批評,即使只是純粹意義上的學術批評也看不到了。例如所謂的十三經、四書五經、古典小說四大名著等。同樣,《說文解字》也成了中國語言學的經典,似乎後世只能對其頂禮膜拜而不可稍有微詞。然而,《說文》和中國歷史上的其他經典一樣,也存在著這樣那樣的問題。

  許慎童鞋所倡導的所謂形聲造字法,是《說文》最大的問題,這個問題放到後面來詳加討論。先來看看《說文》在細節上的問題。

  首先,許慎童鞋沒有見過甲骨文,所以,由此所引發的錯誤也在所難免。

  例如:黃字。

  黃者,《說文》云:地之色也。从田从炗,炗亦聲。炗,古文光。

  黃者,廣之本字也。黃字之甲骨文字形,从田,或从囗,从矢。乃會一箭地之意也。一箭之地者,廣也。故,黃者,廣也。

  《易》曰:天玄而地黃。

  玄者,幽遠也。天爲幽遠,則地黃之黃豈可訓爲地之色耶?故,黃者,廣闊也。

  天玄而地黃。天幽遠而地廣闊也。

  後,因黃字之義別有所專,金文乃複增广符作廣。

  黃者,廣也。此黃字之本義也。以黃字造字皆出此義也。

  橫者,从木从黃。乃橫木以使之廣也。稱其爲闌木也。故,橫者,闌木也。

  潢者,从水从黃。水積,水面乃廣也。故,潢者,積水池也。

  簧者,从竹从黃。笙中之橫,以使音廣也。故,簧者,笙中簧也。

  蟥者,从虫从黃。乃背廣之蟲也。故,蟥者,螞蟥也。

  例如:辛字。

  辛者,《說文》云:秋時萬物成而孰;金剛,味辛,辛痛即泣出。从一从䇂。䇂,辠也。辛承庚,象人股。凡辛之屬皆从辛。

  許慎童鞋之言,我乃不知其所云也。

  辛字之甲骨文字形,从二,或省作一,从屰。

  二者,甲骨文上字;屰者,倒大也。

  屰者,羅振玉先生曰:屰爲倒人形,與逆同意。

  立字之甲骨文字形,从一从大。故或曰:辛字从倒立。

  人當立于地,罪人乃當倒懸之也。

  故,辛者,罪也。

  許慎童鞋沒有見過甲骨文,訓不出黃字、辛字,情有可原。而現代的語言學大師們,學習了這麼多年的甲骨文,還是訓不出來,該當何罪呢?特別是辛字,在羅振玉先生已經訓出屰字之後,還是不知辛字當作何訓,該打板子了。J

  再有,就要说许慎童鞋的不是了。一个字的析形做得很好,但最后却解释错了。谁又该挨板子了呢?

  例如:尚字。

  尚者,《說文》云:曾也。庶幾也。从八向聲。

  許慎童鞋之言,我乃不知其所云也。

  尚者,从八从向。

  八者,《說文》云:別也。象分別相背之形。凡八之屬皆从八。

  向者,《說文》云:北出牖也。从宀从口。

  所谓北出牖者,北面之窗也。

  故,尚者,从八从向。乃背向北面之窗也。是謂面南朝北也,是謂正位也。

  故,尚者,正位也。

  顺便说一句,向字,为什么解释成北面之窗呢?

  向者,从宀从口。

  宀者,《說文》云:交覆深屋也。

  交覆深屋,簡單地理解,就是大屋子。在大屋子上開一個口子,當然就是窗戶了。中國建築的格局歷代都是面南背北。向字,是在屋子的正中開了一個窗戶。那麼,這個窗戶一定不是朝南的,因爲朝南的正中是大門。既然是在屋子的正中開的窗戶,而這個窗戶又不能朝南,當然就只能朝北了。

  故,向者,北面之窗也。

  許慎童鞋的錯就先糾到這裡吧。

  故,訓詁當不从《說文》,从《老貓字典》乃可也。J

  《說文》訓漢 中國人一般被稱作漢人。我們使用的語言稱爲漢語,我們使用的文字稱爲漢字。

  那麼,漢,這個字,是什麼意思呢?

  漢,這個字,不見于甲骨文和金文。

  漢者,《說文》云:漾也。東爲滄浪水。从水,難省聲。

  顧名思義,漢,就是蕩漾的意思嗎?當然不是。

  漾者,《說文》云:漾水。出隴西柏道,東至武都爲漢。从水羕聲。

  按照許慎童鞋的說法,漾,實際上是一條名字叫做漾水的河。

  由此,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漢,就是漢水,其源頭叫做漾水。漢,這個字,就是一條河的名字。

  我們被稱作漢人。漢,這個名字,來自于漢高祖登基前的封號,漢中王;而漢中,這個名字,則是出自漢水。秦嶺以北,稱爲黃土高原;秦嶺以南,稱爲漢水谷地。漢水的源頭名叫漾水,以東被稱爲漢水,再以東被稱爲滄浪水,滄浪水流入長江。

  按照許慎童鞋的解釋,漢,是一條河的名字。難道這就是漢這個字的本義嗎?如是,那麼,這條河爲什麼被稱爲漢水呢?漢,是一個形聲字嗎?真的如許慎童鞋所說,漢,是一個从水,難省聲的字嗎?

  答案是否定的。我們今天使用的漢字,起碼在造字之初的時候,是沒有純粹的形聲字的。那麼,漢,這個字的本義又是什麼呢?

  去土从大之堇 漢,這個字,並不是一個多麼複雜的漢字。但是,前代的訓詁大師們要麼就是不敢訓這個字,要麼就是統統遵从許慎童鞋的說法。可惜的是,許慎童鞋的說法是錯誤的。

  甲骨文和金文都沒有漢這個字,訓漢這個字,只能以漢這個字的小篆字形。漢這個字的小篆,左邊是水,右邊是堇,似乎並不是許慎童鞋所說的難省。

  是故《說文》徐鉉注曰:从難省,當作堇。而前作相承去土从大,疑兼从古文省。

  也就是說徐鉉童鞋認爲,許慎童鞋之說是錯的,漢這個字右邊是堇,而不是什麼難省。後來,漢這個字右邊的堇,下面寫作大而不是土,是从漢這個字的古文,㵄,省略而來。

  徐鉉童鞋太小看許慎童鞋了。《說文》是以小篆字形爲訓。許慎童鞋怎麼可能犯下這麼低級的錯誤呢?

  許慎童鞋的錯誤是沒有訓出漢這個字的本義,並且把漢當作了一個純粹形聲字;而徐鉉童鞋問題更大,連漢這個字的基本字形都沒有搞清楚。

  許慎童鞋應該曰:漢者,从水,从難省,難亦聲。

  堇部和難省部 許慎童鞋所謂的難省,其小篆字形確實寫作堇,但是二者的造字義是不同的。故而,《老貓字典》將其分爲:堇部和難省部。

  堇部的常用字包括:勤、饉、謹、僅、覲。

  難省部的常用字包括:難、嘆、艱、漢。

  把難省部的漢字,放到最後來訓。

  先來訓堇部的字。

  堇者,《說文》云:黏土也。从土,从黃省。凡堇之屬皆从堇。

  徐鍇童鞋,就是徐鉉童鞋的弟弟注曰:黃土乃黏也。

  堇字,从土,从黃省。其本義就是黃土;其造字義也是黃土。

  勤者,从力从堇,堇亦聲。勤者,謂施力于黃土也。故,勤者,勞也。

  饉者,从食从堇,堇亦聲。饉者,人無食,乃食黃土。故,饉者,無食也。

  謹者,从言从堇,堇亦聲。謹者,出言若黃土也。故,謹者,愼也。

  僅者,从人从堇,堇亦聲。僅者,人隱若黃土,是其材能也。故,僅者,材能也。

  覲者,从見从堇,堇亦聲。覲者,奉黃土而来朝見也。故,覲者,諸侯見天子也。

  再來訓難省部的字。

  難者,《玉篇》云:不易之稱也。

  隹者,《說文》云:鳥之短尾緫名也。

  難者,黃土之鳥,獲之乃爲不易也。故,難者,不易也。

  難字,从堇从隹。其本義就是不易;其造字義也是不易。

  嘆者,从口从難省,難亦聲。嘆者,畏難嘆息也。故,嘆者,嘆息也。

  艱者,从難省从艮,艮亦聲。艮者,不可進之限也。艱者,畏難而不可進也。故,艱者,難也。

  綜上所述,堇的造字義是黃土,難省的造字義是不易。雖然堇和難省的小篆字形都寫作堇,但是其造字義不同。漢人在隸定漢字的時候,看到二者之間的區別,故而造出一個去土从大的難省,以區別于堇。

  由此可知,漢者,从水从難省,難亦聲。

  難省者,不易也。

  故,漢者,水流不易也。

  是爲漢這個字的本義。

  六書 今天的漢字,多數都和漢這個字一樣,變成了純粹形聲字。漢字有大量的形聲字,這個說法是沒錯的,但是先秦的漢字,是沒有純粹形聲字的。換言之,形聲並不是一種造字法,而只是一種讀音法而已。

  這就要談到漢字的造字法。按照許慎童鞋的說法,即所謂六書: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和假借。

  許慎童鞋六書之說出自劉歆。

  《周禮·地官·保氏》云:保氏,掌諫王惡。而養國子以道,乃教之六藝:一曰五禮,二曰六樂,三曰五射,四曰五馭,五曰六書,六曰九數。

  鄭玄注曰:鄭司農云,……六書,象形、會意、轉注、處事、假借、諧聲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