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专题 > 漢字正義

漢字正義

时间:2017-09-16 来 源:琴台国学网 作 者:admin 浏览 次 点击数:109

  漢字正義

  wangofkings

  作爲一個中國人,漢字相伴我們成長,也相伴我們一生,是我們最熟悉不過的。但也許越是熟悉的,我們對其了解越少。

  漢字大體上經過了一個由甲骨文,到金文,到小篆,再到隸書,最後到楷書的發展歷程。而第一部漢字字典,《爾雅》,的出現,大抵是在秦漢年間。就是說,是在甲骨文出現的一千多年之後。最早的漢字是甲骨文,是商人造字,而漢代人是絕對沒有見過的。漢代的字典,取諸經籍的並不多,多數是歷經千年口口相傳的東西。那麼,這些東西靠得住嗎?而且,既然連甲骨文都沒有見過,漢代的學者又如何能夠搞懂商人是如何造字的呢?

  《爾雅》被列入《十三經》,許慎被看作漢字形訓的鼻祖。《爾雅》也好,許慎也罷,其對漢字發展的貢獻是巨大的,但同時也必然有其歷史侷限性。簡單地說,漢代人提出的漢字造字理論是有問題的,漢代人編纂的漢字字典,其解釋也不是完全靠得住的。其後歷代,距離商人造字的時代愈發遙遠,更不可能對漢字的造字理論有實質性的理解。

  甲骨文的發現,使我們得窺最早的漢字形態,爲探索漢字的造字理論開闢了一條捷徑。然而,甲骨文的發現迄今已逾百年,漢字造字理論仍是不得要領,裹足不前。前人未得見甲骨文,自有其歷史侷限性,當不可深究。而此後的大師學者,不是要廢除漢字的新文化運動的闖將,就是把古籍當作聖經的保守派;不是拿學術爲政治服務的投機者,就是毫無創建的平庸之輩。由此而不能登堂入室,得窺漢字造字的真義,實在是不應該的。

  我們所要做的工作並不旨在顛覆,如果一定要說是顛覆,那也僅只是顛覆歷代錯誤的東西,回復漢字造字的真義。是爲正本清源。

  驚世之言 魯迅說:漢字不死,中國必亡。

  魯迅此言,驚世駭俗之語,抑或譁衆取寵之論?

  這句話,並未收入《魯迅全集》,因此還要煩勞後人頗費一番功夫,去證明這句話確是出自魯迅之口。①然而,這種言論不論何時,也不論出自何人之口,都一定是要被中國的民粹主義者所棒殺的。

  我不是一個民粹主義者,也不想去聲討魯迅。但是地球人都知道,漢字沒有死,中國至今也沒有亡。魯迅不過是打了自己一記響亮的耳光。而此言出自魯迅之口,在我,並不覺得訝異。魯迅,作爲一個反*政*府的左翼的作家,如果沒有如是的過激的言論,又如何能維持其張牙舞爪的鬥士的形象呢?

  魯迅邏輯 這裡我不想過多地評價魯迅,因爲與本文的主旨無關。我只是想从學術的角度,來探討魯迅爲什麽要說這句話。

  魯迅說:比較,是最好的事情。當沒有知道拼音字之前,就不會想到象形字的難;當沒有看見拉丁化的新文字之前,就很難明確的斷定以前的注音字母和羅馬字拼法,也還是麻煩的,不合實用,也沒有前途的文字。(魯迅《且介亭雜文·關于新文字》)

  平心而論,這段話并沒有什麽過激之處。魯迅之言,看似切中要害。表面上,漢字要比西文複雜得多。但是,不論是魯迅,還是歷代的語言學大師們,都沒有去深究:漢字真的要比西文難嗎?漢字又爲什麽比西文難呢?

  實際上,漢字比西文難,不過是一個僞命題而已。

  繼續魯迅的邏輯。因爲漢字很難,所以中國人都學不會。

  魯迅說:方塊漢字真是愚民政策的利器,不但勞苦大眾沒有學習和學會的可能,就是有錢有勢的特權階級,費時一二十年,終于學不會的也多得很。(魯迅《且介亭雜文·關于新文字》)

  我不知道魯迅究竟是勞苦大眾,還是特權階級。而他所謂的學不會,又是個什麽概念。但魯迅本人的漢字水平,大抵也是不高的。

  魯迅說:前去聽講也在這時候,但又並非因爲他是學者,卻爲了他是有學問的革*命家,所以直到現在,先生的音容笑貌,還在目前,而所講的《說文解字》,卻一句也不記得了。(魯迅《且介亭雜文末編·關于太炎先生二三事》)

  這裡所謂的他,就是章太炎。章太炎也應該算是小學的大家了。魯迅在东瀛求學的時候,曾師从之,當其講解《說文解字》之時,估計魯迅童鞋大概是聽不懂的吧。

  既然魯迅並不懂得漢字,在他,當然要認爲漢字難學。甚至認爲漢字是一個結核,帶有病菌的結核。

  魯迅說:所以,漢字也是中國勞苦大眾身上的一個結核,病菌都潛伏在裡面,倘不首先除去它,結果只有自己死。(魯迅《且介亭雜文·關于新文字》)

  那麼,應該如何對待漢字呢?按照魯迅的邏輯,既然是結核,當然是要去除掉的。

  魯迅說:那麼,倘要生存,首先就必須除去阻礙傳佈智力的結核:非語文和方塊字。如果不想大家來給舊文字做犧牲,就得犧牲掉舊文字。(魯迅《且介亭雜文·中國語文的新生》)

  魯迅說:現在寫一點我的簡單的意見在這裡:一,漢字和大眾,是勢不兩立的。二,所以,要推行大眾語文,必須用羅馬字拼音。(魯迅《且介亭雜文·答曹聚仁先生信》)

  綜合一下魯迅的邏輯:其一,與西文比較,漢字很難。其二,由于漢字很難,所以中國人都學不會。其三,既然中國人都學不會漢字,就應該消滅漢字。

  所以,魯迅說:漢字不死,中國必亡。

  但,這僅是淺人之妄說而已!

  語素文字 要想批駁這些新文化運動闖將們的異端邪說,就一定要懂得漢字,懂得漢字的發展歷程,懂得漢字的造字理論。

  从文字發展史的角度來看,人類最早的文字是象形文字,其後是語素文字,最後是拼音文字。我們今天使用的漢字屬于語素文字,也是世界上直到今天仍在廣泛使用的唯一的一種語素文字。同爲語素文字的楔形文字,早已走進了歷史的博物館。

  語素文字是在象形文字的基礎上產生的,而拼音文字則是在語素文字的基礎上產生的。那麼,是不是說語素文字就要比象形文字先進,而拼音文字也要比語素文字先進呢?

  這是漢字的研究者必須要面對的一個問題。正如魯迅所說:比較,是最好的事情。

  不過非常可惜,作爲一個研究者,以魯迅的學識,是無法完成這個比較的。

  我看到過不少對語素文字的定義,但都不夠準確。要想理解語素文字,首先要知道何謂象形文字。

  所謂象形文字,是指通過象形字會意所產生的文字。例如甲骨文,是一種典型的象形文字,但其中真正的象形字不過數百,其餘的字都是通過會意,少部份是通過指事所產生的。而所謂指事,也可以理解爲會意的一種特殊形式。

  所謂會意,是指兩字或多字相會產生新字和新義。象形文字,是由兩個或多個象形字會意所產生的文字。語素文字,是由兩個或多個語素會意所產生的文字。何謂語素?簡單說,所謂語素就是文字元素。文字元素是象形字的簡化和抽象。象形文字,也可以被看作是一種語素文字,而象形文字的文字元素就是象形字。象形字經過簡化和抽象,脫離了象形的功能,就成爲了真正意義上的語素。而語素文字就是由其文字元素,即所謂語素,通過會意所產生的文字。

  當文字元素經過進一步的簡化和抽象,最終產生字母,也就出現了拼音文字。

  語素文字由語素,或稱字源,組成字根,最終形成單字。雖然也具備表音的功能,但其更偏重于表義。而拼音文字是由字母組成詞根,最終形成單詞。雖然也有表義的功能,但其更偏重于表音。

  語素的數量要遠遠多于字母的數量。語素是象形字的一級產物,自有其字義。而字母是象形字的二級產物,已經不具有獨立的字義。

  拼音文字从左到右書寫,是一維的文字。今天的漢字也採用了从左到右書寫的模式,但每個漢字都具有一個平面結構,例如左右結構、上下結構等。因此,語素文字是一種二維的文字。

  大量的字源,以及文字的二維結構,使得漢字包含了豐富的信息量,當然地具有極大的想像力。而這也正是相對于西文,漢字的優勢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