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专题 > 逸民:《中庸》直译

逸民:《中庸》直译

时间:2017-09-16 来 源:琴台国学网 作 者:admin 浏览 次 点击数:108

  中庸

  wangofkings

  朱熹注:子程子曰:“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此篇乃孔门传授心法,子思恐其久而差也,故笔之于书,以授孟子。其书始言一理,中散为万事,末复合为一理,“放之则弥六合,卷之则退藏于密”,其味无穷,皆实学也。善读者玩索而有得焉,则终身用之,有不能尽者矣。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天命就是本性,顺着本性叫做道,修道叫做教。道,一刻也不可以离开,可以离开的就不是道了。所以君子在别人看不到的时候也要警惕谨慎,在别人听不到的时候也会恐惧。隐藏起来就显现不出来了吗?细微的地方就不显现吗?越是隐蔽的地方越是明显,越是细微的地方越是显著。所以君子在独处的时候要谨慎。喜怒哀乐都没有表现出来,叫做中;表现出来而合乎尺度,叫做和。中,是天下的根本;和,是天下公认的准则。达到中和,天地就位,万物繁育。

  朱熹注:右第一章。子思述所传之意以立言:首明道之本原出于天而不可易,其实体备于己而不可离,次言存养省察之要,终言圣神功化之极。盖欲学者于此反求诸身而自得之,以去夫外诱之私,而充其本然之善,杨氏所谓一篇之体要是也。其下十章,盖子思引夫子之言,以终此章之义。

  【成语】喜怒哀乐

  【解释】喜欢、恼怒、悲哀、快乐。泛指人的各种不同的感情。

  【出处】《礼记·中庸》

  仲尼曰:“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小人之反中庸也,小人而无忌惮也。”

  孔子说:“君子中庸,小人违背中庸。君于之所以中庸,是因为君子随时处在适中的位置;小人之所以违背中庸,是因为小人没有顾虑和畏惧啊。”

  朱熹注:右第二章。

  子曰:“中庸其至矣乎!民鲜能久矣!”

  孔子说:“中庸是德的极致吧!百姓已经很久都不能做到了!”

  朱熹注:右第三章。

  子曰:“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过之,愚者不及也;道之不明也,我知之矣,贤者过之,不肖者不及也。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

  孔子说:“道不能实行的原因,我知道了:智者过了,愚者达不到。道不能弘扬的原因,我知道了:贤者过了,不贤的人达不到。人没有不饮食的,但却很少有人能够知道其中的滋味。”

  朱熹注:右第四章。

  子曰:“道其不行矣夫?”

  孔子曰:“道难道不能推行了吗?”

  朱熹注:右第五章。

  子曰: “舜其大知也与?舜好问而好察迩言,隐恶而扬善,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其斯以为舜乎!”

  孔子说:“舜真的是具有大智慧吧?舜好问而且喜好分析浅近的语言的含义。隐匿别人的坏处,宣扬别人的好处。把握过和不及两端,选择适中的用于百姓。这就是他之所以是舜的原因吧!”

  朱熹注:右第六章。

  【成语】隐恶扬善

  【解释】隐:隐匿;扬:宣扬。不谈人的坏处,光宣扬人的好处。

  【出处】《礼记·中庸》

  【成语】执两用中

  【解释】指做事要根据不同情况,采取适宜的办法。

  【出处】《礼记·中庸》

  子曰:“人皆曰予知,驱而纳诸罟(gǔ)擭(huò)陷阱之中,而莫之知辟也。人皆曰予知,择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也。”

  孔子说:“人都说自己聪明,可是被驱赶到罗网陷阶之中,却没有知躲避的。人都说自己聪明,选择了中庸之道却连一个月也不能坚持。”

  朱熹注:右第七章。

  子曰:“回之为人也,择乎中庸,得一善,则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

  孔子说:“我的弟子颜回的为人,选择了中庸之道,发现了一个好处,就牢牢放在心上而不使其失去。”

  【成语】拳拳服膺

  【解释】拳拳:紧握不舍,引伸为恳切;服膺:铭记心中。形容恳切地牢记不忘。

  【出处】《礼记·中庸》

  朱熹注:右第八章。

  子曰:“天下国家可均也,爵禄可辞也,白刃可蹈也,中庸不可能也。”

  孔子说:“天下国家都可以平治,官爵俸禄可以放弃,白刃可以践踏,中庸却不可能做到。”

  朱熹注:右第九章。

  子路问强。子曰:“南方之强与?北方之强与?抑而强与?宽柔以教,不报无道,南方之强也,君子居之。衽金革,死而不厌,北方之强也,而强者居之。故君子和而不流,强哉矫!中立而不倚,强哉矫!国有道,不变塞焉,强哉矫!国无道,至死不变,强哉矫!”

  孔子的学生子路(名仲由)向孔子请教什么是强。孔子说:“你是要问南方的强?北方的强?还是你认为的强呢?用宽厚柔和的态度教化百姓,对没有道理的人也不加以报复,这是南方的强,君子具有这种强。用兵器甲胄作枕席,到死都不会厌倦,这是北方的强,强悍的人具有这种强。所以君子中庸而不迁就,是强中之强!保持中立而不偏不倚,是强中之强!国家有道,不改变没有达到的志向,是强中之强!国家无道,到死也不改变,是强中之强!”

  朱熹注:右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