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专题 > 冉顺德:由陆九渊之冤说开

冉顺德:由陆九渊之冤说开

时间:2017-09-16 来 源:琴台国学网 作 者:admin 浏览 次 点击数:106

  由陆九渊之冤说开

  冉顺德

  内容提要

  本文从《陆九渊集》及陆九渊心学的渊薮《孟子》原文,证明了陆九渊心学就是中华文化之精华---圣贤心学,陆九渊的“宇宙”是指我们人类的精神世界,陆九渊的“本心”是继承孟子学说指社会人伦中人本有的“舍生取义”及“恻隐、羞恶、辞让、是非”正义精神,包含有大量现代心理学各个领域的珍贵种子,不是指能化生物质的“先验”存在。所以判陆九渊心学为“主观唯心主义哲学”不成立。陆九渊及其心学较西方心理学同时代杰出人物及其成果更具有价值。在复兴中华文化的今天,我们应对中华传统文化包括儒学、道学及中国化了的佛教禅宗文化等立足于人本侧重于社会人伦心理的圣贤心学重新认识,予以整合。

  关键词: 陆九渊 心学 本心 心理学

  正文

  恍惚记得小时读中国哲学史小册子,有说陆九渊是主观唯心论者。于是几十年来自己就回避读陆九渊的书,生怕沾染上了他主观唯心主义的毒素。前不久,自己偶得一本由侯外庐主编的1984年4月出版2005年10月人民出版社第3次印刷《宋明理学(上下册)》,读至第563页: 陆九渊的思想在哲学上是主观唯心主义。他认为“心即理”,“宇宙便是吾心,无心即是宇宙”,所以,认识“理”,“宇宙”,也就是认识本心。[ 侯外庐主编 :《宋明理学》(上下册)人民出版社 2005年10月 第563页] 我不觉哑然失笑,笑之余,便陷入了沉思:这就是判陆九渊为主观唯心主义的证据。

  我沉思的不是哲学上唯物与唯心是非这一根本大问题 ,我沉思的是得出“陆九渊是主观唯心主义”这一判决结论的证据问题。因自己在读侯外庐主编的《宋明理学》前,刚好才读过钱穆写的2010年1月九州出版社第1次印刷的《宋明理学概述》。在该书的第131页分明写道: (陆九渊)有一天读古书至“宇宙”二字,解曰:“四方上下曰宇,古往来今曰宙。”忽大悟,说:“宇宙内事,是己分内事。己分内事,乃宇宙内事。[ 钱穆:《宋明理学概述》 九州出版社 2010年1月第131页] 他又说: 东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此理同。西海有圣人出,此心同,此理同也。南海北海有圣人出,此心同,此理同也。千百世之上有圣人出,此心同,此理同也。千百世之下有圣人出,此心同,此理同也。[ 同上 : 第132页] 我当即就感到与我小时对陆九渊的记印不大吻合。于是自己就从网上购买了1980年1月中华书局出版发行2012年2月第4次印刷钟哲点校的《陆九渊集》,匆匆浏览了一遍。才感觉到自己被小时恍惚的记印忽悠了。几十年自己不读陆九渊的书真实太冤了。明眼的读者从钱穆引的陆九渊的原话已经可以得出结论,判陆九渊为主观唯心主义这一结论判词的证据不充分,是一文化历史冤案。因为陆九渊的“宇宙”说的根本不是现代天体科学意义上的时空物质宇宙,说的而是无限时间空间所出现的圣人之心这一精神世界。他的意思是说,无论是久远的过去还是遥远的未来,无论是四大洲五大洋所出现的圣人,他们的心都是一样的。陆九渊自己的志向是传承尧舜孔曾思孟一路下来的圣贤心学,自认为自己的心与四海内外、古往今来的圣贤的心是同一心,于是得出“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的结论以自励。我到此本就可以打住不再往下说了。不过,为了读者对陆九渊的怨有更明白的认识,自己忍不住想多说几句。

  王阳明在正德年间重刻陆九渊文集写的序(《陆九渊集》537页)里说,陆九渊接孟氏之传,判陆九渊之学为孟氏之学。说“孟氏之学圣人心学,尧舜禹之相授受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此心学之源也。”[ 钟哲点校:《陆九渊集》中华书局出版 2012年2月 第537页]王阳明判的有没有道理呢?完全有道理。我们知道,历史上公认孟子承接的是孔子学说。《论语》记载孔子的话:“吾道一以贯之”,[ 温梦译注:《论语通译》光明日报出版社 2009年5月 第28页]有人认为曾子解释此“一”是“忠恕”不是孔子本意。那么孔子的“一”指什么呢?笔者参考孟子及陆九渊王阳明的说法,认为孔子的“一”应是指“惟精惟一”的“一”,准确的意思应该是人心的共性。孟子将此“一”的共性予以发挥。《孟子》一书隐含从四个层次谈人“一”的共性:一是人与万物的共性。最给孟子惹麻烦的一句话“万物皆备于我”[ 杨柏俊译注:《孟子译注》中华书局 1984年5月 第302页](《孟子》尽心章句上13.4),历史上大多据此判定孟子是主观唯心主义者。笔者的认识与此刚好相反,认为孟子当时已经天才地猜测到人是物质世界的一部分,具有物质的一般特性。

  二是人与动物的共性。读《孟子》大多忽略的一句话“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 同上 第191页](《孟子》离娄章句下8.19),无意识觉知到人从动物进化而来。在《离娄章句下》(8.28)孟子在谈到君子异于一般人所具有的存心,君子遇到横逆者,君子自我内省无过而横逆者由是后自我劝解时说道:“此(横逆者)亦妄人也矣。如此,则与禽兽奚择哉,于禽兽又何难焉?”[ 同上 第197页]在《滕文公章句下》(6.9)孟子批评杨朱墨翟无父无君是禽兽。说杨墨的理论致仁义不能在社会上实行就是在率领禽兽吃人[ 同上 第155页]。以后的人将此引申,谴责那些没有作为人异于禽兽的那点仁义特性,就是禽兽,与动物无异。没引起人们警觉的是,孟子当时说这句话,较达尔文发现人从动物进化而来早了好多年。

  三是人的共性。孟子在讲了齐宣王见将被杀的牛觳觫所表现出的不忍之心[ 同上 第15页],讲了人皆具有的乍见孺子将掉进井里时所表现出的恻隐之心[ 同上 第80页]后归纳说道: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仁义礼智四端倪也。如同人有身体四肢,四端倪人人本具,是人的共有特性。断言没有这“四心”就不是人[ 同上 ]。孟子在《告子章句上》(11.6)继续说道:“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这四心就是仁义礼智之心,不是由外面强加我的,是我本来故有的[ 同上 第259页]。在《离娄章句下》(8.32)说:“尧舜与人同耳”[ 同上 第203页],就是指这四端倪是人所共同的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