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论坛 >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講座] 大讲坛系列讲座之十六:《山海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講座] 大讲坛系列讲座之十六:《山海

时间:2017-09-16 来 源:琴台国学网 作 者:admin 浏览 次 点击数:119

  讲师简历】 知北游,男,45岁,山东枣庄人,主任编辑。业余爱好上古史、古文献、古文字研究,先后有《〈连山〉〈归藏〉名称由来考》、《夏国疆域新证》、《夷夏关系新论》、《〈海经〉新笺》、《仓颉、沮诵神话与殷墟文字的起源》、《汉画像石“九头兽”说源》、《商王武丁相关问题述略》等一百多篇论文在海内外学术刊物及学术网站上发表。

  【讲座简介】

  待添加。。。

  第一讲 “山海经”的由来及篇目

  《山海经》是一本很奇怪的书,它不仅古奥难懂,而且里面记载的内容也很神秘诡谲,让人不能理解,所以现在好多人把它当神话书来看。当然,也有人把它当地理书来看,到处对号。个人觉得这都是对《山海经》这本书相关的历史不了解造成的,不了解与之相关的历史,就无法正确认识这本书,不能正确认识这本书,就别想弄懂它的内容。因此,我个人认为要想完全弄懂《山海经》,必须象剥茧抽丝一样,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讨论,慢慢揭开它头上的神秘面纱,我要做的这个系列讲座,基本上也就是这个目的。所以,我从今以后,每次讲座都会给大家讲一个相关的问题,尽量把它说明白,让大家了解一下《山海经》到底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我今天要给大家讲的是“山海经”的由来和篇目。为什么在“山海经”上加引号不加书名号呢?因为《山海经》这书里的内容都是先秦古书,而“山海经”这个名目却不是,所以今天就是给大家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说到《山海经》这事儿,得先提一下该书的第一功臣刘歆,因为这书和刘歆的关系太大了。当然,可能各位对汉代的历史都比较熟稔,刘歆的故事也比较有名,所以我也不想多说,只是想说刘歆曾经根据图谶改名叫“刘秀”,和光武帝重名儿。刘向、刘歆父子曾经领校汉代国家图书馆(中秘)馆藏的图书,我们现在能看到许多先秦文献,实际上很多都是经过这爷儿俩整理过的,他们为图书的整理和流传作出了很大贡献。

  《山海经》也是刘歆(当时已经改名叫“刘秀”)领校的一本古书,但是这书名在刘歆之前是没有的。有人会说了,你说得不对吧?《史记·大宛列传》最后太史公曰里明白地说到“《山海经》、《禹本纪》”了,你怎么能说刘歆之前没这书名呢?是的,现在我们看到的《史记》的文字是这样的:

  “太史公曰:《禹本纪》言‘河出昆仑,昆仑其高二千五百余里,日月所相避隐为光明也。其上有醴泉、瑶池。’今自张骞使大夏之后也,穷河源,恶睹《本纪》所谓昆仑者乎?故言九州山川,《尚书》近之矣,至《禹本纪》、《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之也。”

  但是汉代人看到的《史记》文字却稍异,它里面的“山海经”是作“山经”,这里有两项证据:

  1、《汉书·张骞李广利传》:“赞曰:《禹本纪》言:‘河出昆仑,昆仑其高二千五百余里,日月所相避隐为光明也。其上有醴泉、瑶池。’今自张骞使大夏之后也,穷河源,恶睹《本纪》所谓昆仑者乎?故言九州山川,《尚书》近之矣,至《禹本纪》、《山经》所有,放哉!”

  2、《论衡·谈天》:“案:禹之《山经》,淮南之《地形》,以察邹子之书,虚妄之言也。太史公曰:‘《禹本纪》言‘河出昆仑,其高三千五百余里,日月所相避隐为光明也。其上有玉泉、华池。’今自张骞使大夏之后,穷河源,恶睹《本纪》所谓昆仑者乎?故言九州山川,《尚书》近之矣,至《禹本纪》、《山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之也。’”

  这里面所引得司马迁的话,都是作《山经》而非《山海经》,所以黄晖《论衡校释》云:“《史记》今本作‘《山海经》’,误。《汉书》、《前汉纪》并述史公此文,而无‘海’字,与《论衡》合。《山经》、《海经》两书,《海经》后出,史公只见《山经》,故《后汉书·西南夷传论》亦称‘《山经》’,仍沿旧名。毕沅校《山海经》曰:‘合名《山海经》,或是刘秀所题。’其说是也。然谓史公已称之,则失考耳。”

  我认为黄晖的说法是很对的,但是他说“《海经》后出”我坚决不同意,这个问题后面再讨论。但由此可以确定,司马迁《史记》原书是作《山经》、《禹本纪》,并非是《山海经》,也就是说,司马迁根本就没见过《山海经》这书。除此之外,大家再检索一下刘歆以前的典籍,再也找不到“山海经”这个名称了。毕沅在《山海经新校正》里认为“山海经”这个名目是刘秀(歆)将《山经》和《海经》合在一起然后提名《山海经》的,这个说法有没有道理呢?我觉得需要考察一下今本《山海经》的篇目问题,这个问题也就可以一起解决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