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真相收集簿 > 正文 第九章 寻找最后的提示
    “既然所有的提示信息都是以俄罗斯套娃的形式告诉我们的,那丁原的藏匿地点也应该逃脱不了这个套路,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张铭、丁原、电子支付系统在整件事情中扮演了同样的角色,那我们可不可以理解成他们三个同属于一个地方,那么张明在暗示我们,丁原也许就藏在这个最初的地方呢?”我看着未开眼睛里的光越来越亮,紧接着他调出了丁原和张铭的信息做比对。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

    两个人的信息并排出现在了屏幕之上,几乎重合信息是出现在丁原和张铭的研究生时期,两个人同系但是不同专业不同导师,却因为发现了电子支付系统中的bug而合作了研究生毕业设计。如果用俄罗斯套娃作比喻,他们三个的关系是套娃的最外层,里面则一个套一个的出现了丁原、张铭和这个引来无数贪婪的支付系统中的bug研究,而让他们相遇的就是这个校园。

    “丁原藏在他的母校?”这是我的猜测。

    魏凯点头:“按照之前的提示模式来看是这样的。怎么样?直接叫乌老大和我们去一趟?”“暂时不用。”我想了想,“我是说我们这次去她母校的时候想不要找他。要知道,如果张明和委托方现在站在同一站相,应该会时刻关注丁原的动态,在咱们找到他的时候,保不齐委托方会突然冲进来,咱们俩可就连自身安全都保不住。不过既然他这么能算计,我倒是希望他这次的算计能够落空。我们这回去学校,暗示他我们找到了丁原,之后我们只要在暗处观察他的举动就好。”

    “你觉得他会出现在校园?”魏凯冷笑了一声,“那么会耍心眼的人,应该知道在这种时候最该隐藏自己吧?”

    我摇了摇食指:“不,你错了,我说过只是试探,聪明反被聪明误这句老老话可是在什么时候都适用。太聪明的人总会因为自大而最终反被人利用。我说了,我们要去校园,这个胸咚本身就是在给张明一个假的暗示,告诉他我们上钩了。之后他一定会在暗处密切关注我们,而这个时候,只要做出四处寻找的样子,就可以骗过张铭,验证他对我们行动的猜想,认为我们是在千方百计招丁原。这个时候,如果他真是站在我们的对立面,他一定会马上通知委托方,就怕我们把丁原带走之后他无法掌控时间的动态,尤其是当我们找到了对的方向的时候,他会更加紧张,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通过观察是否有人跟踪我们,就可以大致确定丁原的位置。之后看情况在决定是不是需要通知乌老大接人。”

    计划好之后,天还没亮,魏凯说自己难得有了些困意,就建议休息一下之后再去学校,毕竟里最后期限还有时间,而且现在去学校按计划找人也许并不能达到给张铭挖陷阱的目的,所以我们两个决定休息一下之后在中午的时候试行制定好的计划。等我们两个醒来之后,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稍微洗漱了一下,魏凯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决定吃过午饭再出发。

    点了外卖pizza之后,两个人默默无言的对着吃饭。说实话,即使是搜寻模模糊糊的记忆,我也不记得有何维凯单独和做过任务,甚至连两个人单独吃饭的记忆我都没有过。在我记忆里,我身边出现的永远都是班阙,无论是两个人合作还是和其他人配合,我的记忆里都只有班阙的陪伴,记忆中我似乎都没有和郑敏有过太多的更加亲密的接触。

    “我们以前也这样么?”我问魏凯,“我为什么没有和你们太多的记忆。”我怕他误会赶忙解释道:“我是说我记得你们,但是我害怕我的记忆没有恢复完全,忘了一些和你们的回忆,如果可以,你可不可以讲一些给我听。如果不能讲金浩和郑敏的,和我讲讲你的。”

    魏凯听完愣了一下:“没有,之前我们没有过什么合作。”他的表情有些别扭,说完话之后就一直低着头默默吃着饭,偶尔抬起头系我赶快吃饭。

    我看他并没有想告诉我的意思,也就不再纠缠这个话题,直到快吃饭完饭的时候,魏凯才抬起头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一样对我说:“班阙对于你的控制欲特别强,每次和我们合作都会在你旁边跟着,所以我们没有和你单独合作的机会。”之后魏凯有重复强调,“我不是在说他的坏话,但是班阙因为这件事情和老大曾经吵过架。虽然,但是我是无意中撞见的,没有听见前半段争吵的原因,但是听后面他们两个的争吵,好像是老大非常不愿意他总是带着你参加任务,老大说让班阙不要再折磨你。”

    “折磨我?”我听完之后有些不解,“班阙对我很好啊。”事实上,班阙对我特别的好,在我所有恢复的记忆中,和班阙的回忆第一个冲进了我的脑海里,我的记忆里有他的日子,似乎每天都很开心。他无时无刻地在照顾着我,从最开始有他的回忆里,他就一直陪伴着我,经历过一个有一个对我非常重要的日子,之后和班阙交往,将类似于亲情的感情变成了爱情。在之后我的记忆就像是被偷走了一样,就只剩下最后经历爆炸时候的恐惧和悲伤。我自认为当时我们的感情真的特别美好,以至于现在我都不能再次踏入那些频繁出现在我记忆里的地方,即使偶尔无意间走过回忆中熟悉的场景,我都会感觉到心里明显的悸动。但是这种悸动之后,就会感觉到无尽的悲凉和伤感。有几次,我甚至在大街上当中午了出来,我很想他,想在也不可能回到我身边的他。

    “所以我说我不能确定。”魏凯的话突然又把我拉回了现实当中,他有些担心地看着我“也许老大是心疼你一个小女孩儿在外面和他风餐露宿。毕竟当时你的年纪太小了,很多事情。”魏凯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话,“很多事情发生的时候会对你的感情产生很大而影响,比如,班阙最后的案子。”魏凯小心翼翼地圆着刚才的话。

    我笑了一下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但是未开刚才对我说的却不得不让我觉得介意。老大和班阙吵架,老大觉得班阙在折磨我?未开刚才说话的时候没有任何微表情变化,所以群殴确信他没有在说谎,但是‘折磨’这么严重的词语,老大轻易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尤其不会用到形容我和班阙的关系上。所以一定是班阙的某性行为让他觉得不满,但是班阙那么体贴的人,会让老大觉得哪里不满呢?

    饭吃得差不多了,魏凯决定和我出发去学校。“抱歉刚才没头没脑的说了让你伤心的话。”出门的时候魏凯和我道歉。

    “别介意。毕竟班阙有的时候确实太强势了,老大对他有不满也可以理解,只不过现在我们想让他强势起来都不可能了。”我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魏凯看着我,想了想还是把要说出口的话咽回了肚子。

    我看着他:“怎么了?”

    “没什么。”魏凯摇了摇头,和我一起走了出去。

    一定要搞清楚这件事情,我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心。

    中午的校园很热闹,让我不自觉地想起第一起案子里我和李京去校园调查时候的情景,那是我在毕业之后第一次回到校园,虽然和记忆里的校园有所不同,但是也是从那一次开始,在我几近干涸的生命之河里,再次有了潺潺流水缓缓流过,河水越积越多,终是冲破了记忆的大门,将我一直逃避的现实活生生地展现在了我眼前。

    “在想什么?”魏凯的话把我从回忆中唤醒,我愣了一下神才说:“先随便走走吧,总要先引起张铭的注意才可以。”

    我们在学校里盲目的转了半个小时之后,魏凯碰了碰我胳膊用眼神示意我楼上有人正在盯着我们。

    “不愧是逃脱大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事还真是名不虚传。”我适当的称赞了一下他之后,假装拿起手机看,之后指了一个方向压低声音说道:“计划可以实施了,我们先固定往一个方向走,大概能藏人的地方都走一走,就像我们真的在招人一样,尤其是那些家属宿舍,如果能进去,都去看看,还有现在就通知乌老大接人,万一真的瞎猫撞上死耗子,让咱们把丁原找着了,为了顺利脱身增加谈判筹码,必须依靠乌老大的人手帮忙。”

    “那就先往西边走。”魏凯用手指着我们要去的方向,“西边大多是他们专业的学生宿舍,是新建的宿舍楼,我之前看过资料,因为新舍楼的条件很好,但是住宿费用有些偏高,所以有一部分是对外出租的,看来是丁原最有可能藏匿的地点。我在发现有人跟踪我们的时候,就已经通知了乌老大派人过来接应我们。”

    我们往新舍区走的时候,我突然特别想要了解魏凯这几年的经历,总感觉他的成长速度实在太过神速,也让我对他越发陌生起来,在我记忆里他还是个不爱说话,只是喜欢在角落里变魔术的孩子,和现在这个夸夸其谈完全不能重合起来,就像注入了一个新的灵魂:“魏凯,你是怎么认识乌老大的啊?”

    “就是那样认识了啊。”我注意到魏凯在听到我问话的时候背后一僵,而且他敷衍的态度明显是不想回答我的提问。

    “说说嘛。”我央求他。

    他还是刚才的态度,对我的提问不予理睬,只是一个人自顾自的往前走着。走出一段之后他才意识到我好像并没有跟上他,他停了好久,才转过头有些犹豫地看着我问道:“真的很想知道?”

    我快步追了上去,使劲的点着头:“特别想知道,我想多了解你,我错过了太多关于你们的事情,虽然知道补偿不了你们,但是我想和你们好好相处。”

    魏凯这才缓和了表情笑着和我说道:“他曾经也是我们的委托人之一,几年前找到我们的时候,你正好在失忆状态,老大怕刺激到你,虽然现在看来一定的刺激到是件好事,但是当时老大没有任何把握你受到刺激后的反应,所以这是我私下里接的一单任务。当年的乌老大,是个脾气非常火爆的人,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言不合就想灭我全家,虽然一般他就是吓唬吓唬我,但是当时我还是太年轻,轻易就能被他唬住。而且看他当年的履历,还真是那种胆子非常大,不管不顾的人。但年他在他们帮派斗争中输了地位,又赶上有人冤枉他翘了他们总舵头的情人,总之是非常倒霉的情况下,为了能够东山再起他找到我,希望我能帮他躲藏一段时间,因为当时咱们团队被道上盛传能够帮人从这个世界上伪装消失,所以当时他就是依靠守则这条不靠谱的消息找到我,让我帮他。我本来是想拒绝的,结果他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班阙和你参与的那件爆炸案调查,威胁我如果不合作就会把这件事情捅出去。而且他没有找我他这件事情,而是去找了老大,你知道那时候风声很紧,老大都只能把班阙的骨灰安放在离这里很远的外省,他不想让咱们在陷入其他麻烦,所以权衡再三,老大准备重出江湖帮他安排逃亡。但是当时你的状态很不稳定,郑敏一个人完全不可能照顾好你,所以我当时就瞒着老大和他提前会面,说是老大安排我找他来逃脱帮派的追杀。但是我的想法很简单,如果不能顺利帮他逃亡,也能帮老大争取一些转移的时间,,而且我想知道是谁告诉让他的你们的事情。”魏凯说道这里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之后,可能是因为压力太大,反倒激发了我潜在的能力,我竟然帮他逃亡了一年之久,最后他们帮派,因为一些争端起了内讧,他受到的愿望也得以澄清,他借着这个机会,重新回到以前的帮派,又因为阻止了后来更大的内讧,找到了帮派里的老鼠洞之后得到了很大的赏识,重新回答了以前的地位。不过可能是一年的逃亡生涯,让他也厌倦了以前打打杀杀的日子。你知道,当一个恩他经历了事关生死的劫难,他会看开很多,脾气也比从前温和了很多,我只是说比之前温和很多,事实上,他还是个暴脾气的老爷子。他也不想在参与到帮派的事务当中,他们帮派对他也倒算不错,为了补偿他之前的委屈,给了他一笔资金之后,就让走了。之后你也看到了,老爷子自己开了家面馆,偶尔帮别人追欠款,日子算是自给自足。”

    魏凯说的云淡风轻,但是看着他陷入回忆时候,眼神里的纠结和表情的悲苦苍凉,我想那一年的使馆对于魏凯来说是一段无法抚平的深深伤痕,而那段时间,我回忆了一下那段节点,我似乎正在享受着我人生中最混沌也最美好而时光。我抬手抚上了他的肩膀,略带歉意的说了句“抱歉”,我的愧疚之心越来越强烈。我是否失忆,那段丢失掉他们的经历,又确实是我的原因,让他们经历了最痛苦的成长。

    魏凯兼职者后背,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他是非常拒绝任何形式的身体接触的,所以我马上把手从她肩膀上放了下来。

    魏凯回过头对我笑了一下:“你不用抱歉的,毕竟你也想不到事情会发展成当时那个样子。你们当时拒绝了我们的陪伴,独自解决问题的时候其实早已知道后果可能会不堪设想。你和班阙为了保护我们不受伤害,而独自深入虎穴,我想我当时去帮乌老大也算是随你们的一种报恩吧。”

    可能是气氛太过沉闷了,魏凯突然咧嘴笑了一下:“不过也得亏乌老大,我后来的日子好过了很多。”

    我抬头看着她不明白他在笑什么:“乌老大还是挺有本事的,找了些关系把我扔进了演艺圈,还帮我改了身份,之后拍了几部大火剧,来钱倒是快了很多,吴老大还介绍了些人给我认识,就是你说的那些狐朋狗友,唐我到发展了我的地下信息网,所以其实那笔交易,我不禁没亏,这样算来倒是赚了很多。”未开先是在安慰我一般尽量将事情说得轻松起来,“总之是一笔迄今为止最值的交易。”

    但是愧疚依旧填满了我的内心,这头突然感觉有双手附上了我的脸,扯着我的两颊做了一个笑的表情:“这样笑起来也好难看。”我就着两颊的手抬头看见未开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不过总比一脸沉闷的样子要喜庆一些,刚才的表情就像是在参加我的葬礼,吓死我了。”、

    我拍下了他放在我脸上的手,知道他在哄我开心,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可以在心里自责,但是如果我愁眉苦脸的样子只能让他们陷入更痛苦的回忆,再说了我有什么资格给他们摆苦脸看呢。我拍下了魏凯在我脸上作乱的手,转移了话题:“不过乌老大后来告诉你他是怎么知道我们当年的事情了么?”

    魏凯摇摇头,装作一脸轻松地回答我:“不知道,他提醒过我,有些时候,有些事情还是被蒙在鼓里的时候最快乐。他毕竟脾气不好。我也就不再找他,而且有些答案总会水落石出的不是么?就像你一定会想起我们,回来一样。”

    眼看着快到新舍区了,为了不影响一会儿的调查,我们两个默契的不再提起这个话题。但是同时我觉得身边的气氛开始有了微妙的转变。似乎跟着我们的人多了起来,我捅了一下魏凯的胳膊:“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守卫越来越不太平了?”

    “那就说明咱们的推断没有错,丁原应该就是藏在这里。看来张铭那小子和你推断的一样,准备牺牲咱仨,成就他自己了。你说这孩子怎么这么想不开呢,他觉得咱们仨保不住了,委托方还真能把他当自己人?”魏凯的表情一如既往的轻松,一点都不像是要被人追着满校园砍的样子。这样看来,我们周围除了委托方的人,也应该还有乌老大的人在虎视眈眈。

    这样想着,我心里也稍微放松了一些:“也没准他还真的能被赞是当个香饽饽,人一旦贪婪其阿里,你是想拉也拉不回来的。你能保证委托方以后不会再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了?完全不会,以后他们依旧会想办法将公司账面的呢前转到自己名下,也依旧会偷税漏税,完全不会有任何改进。如果真有心收手的话,起码现在不会派这么多人虎视眈眈地跟在咱们身后。”我没有回头,想想后面一群完全与学术氛围不相符的人在校园里贼头贼脑地转悠着,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在笑什么?”魏凯问我。

    我摆摆手:“没什么,只是想起了搞笑电影中的桥段,没想到现实生活中真的会上演。你好像参演过诶。”我突然想起了之前看过的一部电影,里面还真有魏凯的客串,角色和今天的还有一些想想,里面未开好像扮演的就是个私家侦探一样的角色。

    不过我还是马上正色起来:“做好准备了么?”我贴在魏凯耳边小声说。

    魏凯点点头:“只要找到丁原的人,咱们俩就撤,你跟着我跑,不要担心身后的事情。我看见乌老大的人就跟在我们后面,他们会帮我们拦着委托方的,而且别忘了,这里可是校园,24小时有保安巡逻,他们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后面的事情乌老大的人会帮咱们处理,咱们离开这里之后就去见吴老大,他会带着丁原来找咱们的。不过现在,我们要先找到人再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