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送只鬼给编辑 > 第187章 意料之外的人
    “那我们在这儿会不会打扰到您啊?要不您去隔壁房间睡会儿吧?”

    张涵予没理会她的,径直往外面走,北城朝她递了眼:“你进去看看南笙吧,我过去陪奶奶,浴室里滑,你注意点儿。”

    “行,你去吧。”

    浴室虽然很大,但一下多了几个人,却也显得有些拥挤了。

    北陌进来时,南笙正站在浴缸里拧着裙子上的水。

    “别拧了,我让嫂子给你拿套衣服过来,你洗完澡换上。”看着南笙浑身湿漉漉的模样,北陌反手就将浴室门给带上了,把隐然然和吴舞关在了外面。

    “北陌你干嘛呢?让我看看南笙怎么样了。”隐然然伸出手拍打着浴室门。

    南笙垂眸瞅了眼自己,脸微微一红,扯了扯贴在身上的白裙子:“早知道就不买白色了,太透了。”

    “你等会儿。”北陌说完打开了浴室门冲着隐然然说了句:“嫂子,南笙的衣服打湿了。”

    “湿了?”隐然然想到之前看见的模样突然反应了过来:“我去拿套衣服过来,你在这儿陪着南笙吧。”

    “好。”北陌说完又将浴室门关上了。

    南笙走过来,歪着脑袋看着他:“北陌大人,你这边脸是不是有点肿了啊?感觉不对称。”

    “没有,你看错了。”北陌说完拧了下门把就出去了,南笙疑惑地看着关上的浴室门,不对呀,的确是肿了,她是不可能看错的。

    浴室门被打开,吴舞抬眼看向北陌:“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等会儿。”北陌挡在浴室前不肯让步。

    吴舞轻笑:“我是女的。”

    北陌没说话。

    “我是她姐姐,她有的我都有,你在怕什么?”吴舞一步一步朝着浴室逼近。

    “衣服来了。”因为怕中途会出事儿,隐然然的动作十分迅速,见吴舞和北陌两人中间气氛怪异时,她看了吴舞一眼:“你也去隔壁房间梳洗一下吧,喏,这套衣服给你。”

    吴舞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笑了下:“我可以跟南笙一起洗。”

    隐然然皱眉:“隔壁房间也有浴室。”

    “我知道啊,但是我想跟南笙一起洗。”吴舞强势性地说着。

    “谁要跟我一起洗啊?”南笙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就走到了门边,恰好就听见了吴舞的话,她打开浴室门露出一张可人的小脸:“姐姐你要跟我一起洗?”

    吴舞恩了声,将裙摆提了提:“之前摔了一跤。”

    由于她是侧着身子的,南笙并没有看见她脸上的红肿。

    “那你进来吧,跟我一起洗。”南笙将浴室门打开了一些,让吴舞进去。

    隐然然想要出口阻止,却见北陌都没说什么时,就只好闭口了。

    “这是你们的衣服。”隐然然将两套衣服递过去:“北陌你出去下,我有点话要跟他们说。”

    北陌看了南笙一眼,南笙嘿嘿一笑:“北陌大人,待会儿见。”

    “恩。”

    “内.衣我也给你们准备了的,不过不知道尺寸合不合适,如果不合适的话你们就说声,待会儿带你们去换。我就在外面,有什么需要的脚我就是了。”

    “然然姐,你怀着孕呢,去休息吧,洗澡的时候也没什么需要帮忙的,搓背的话我姐姐在呢。”南笙朝里面看了眼,吴舞已经在往浴缸里放水了。

    “那行。”隐然然答应着,见浴室门关上了,她这才走到张涵予的床边坐下。答应南笙是一回事,但走不走就是她的事儿了,她可不放心把南笙和吴舞单独放在一起。

    “洗澡澡了。”南笙一下跳进浴缸里,吴舞站在一边慢条斯理的脱着衣服,脱完进了浴缸里,南笙一下扑了过来:“姐姐,我们长得一模一样,身高体重都是差不多的,我看下这里的尺寸是不是哦!”

    “南笙别闹。”吴舞推搡着她,南笙笑嘻嘻的抬起头,看到她脸上的红肿时,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她白皙的手指落在那红肿处:“姐姐,这是怎么回事?谁打你了?”

    “就只是个误会而已。”吴舞不肯多说,南笙却是不依不饶:“姐!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事情不能说吗?你告诉我,是谁打的?我要替你讨个公道!”

    说着她想到什么似的,眉头皱起:“姐姐,你不是跟北陌大人打了一架吧?我刚才看他的脸也肿着。”

    吴舞抿唇:“之前他们不让我上来看你,我是打了他一巴掌。”

    她直接说了出来,倒是让南笙觉得有些难做了,沉默了好一会儿,她这才出声:“那你脸上是北陌大人打的吗?”

    吴舞摸了下自己的脸摇了摇头:“不是。”

    “那是谁?”南笙在松了口气的同时,赶紧问她。

    “行了,别问了,只要你醒了,别的事儿都不算是事儿了。”吴舞这种逃避性的说法倒是让南笙有些了解了,估计不是张涵予那就是然然姐了。

    南笙直接排除了北城,想着他是个男人应该不会动手打女孩子的。其实吧,她之前想着只要不是北陌大人就好。

    虽然对这个姐姐谈不上有多亲密,但毕竟是唯一的亲人了,她还是很在乎的。

    “姐姐疼吗?”

    “不疼了,在吴家比这厉害的多得是,我早就习惯了。”吴舞随口的一句话让南笙的脸色变了下,她胡乱地洗了几下就起身了,吴舞紧跟着起身:“怎么了?”

    “姐姐,是北陌的奶奶打的你吗?”

    “不是。”吴舞摇头,南笙一愣:“那是然然姐?”

    “也不是啊。”吴舞继续摇头,穿上了衣服。

    “那是谁?”南笙彻底懵了,不是奶奶,不是然然姐,那还有谁敢打她?北家的佣人?他们应该没那个胆子才对呀!

    “你就这么想知道?”吴舞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将浴缸里的水都放掉了,又收拾了一下浴缸这才拉着南笙往外走。

    南笙严肃的点了下头:“当然想知道。”

    “是北城。”

    南笙的脚步一停,不可置信偏头地看着吴舞:“姐姐,你刚才说了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