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水乡人家 > 正文 第815章 掌嘴!
    他看着她素手拨弄琴弦,眼前浮现数年前在江上听琴的情景:琴声依旧,人依旧,一如既往地打动他!

    常听人说“喜新厌旧”,他没有这感受。火然?文 ??? w?w?w?.ranwen`org

    婚后琐碎的生活并没有侵蚀和淡化他们的感情。

    清哑很安静,从未让他感到负担和烦扰。比如上次打发赤心,她听了也就算了,事后并不盘问猜忌。她也不会整天和他浓情蜜意、深情缱绻,然只要她专注于他,无论是深深的一个凝视,还是像现在这样弹琴,总能深深地打动他,触及他最敏感的心弦。

    他们的生活,看似平淡,日久年深,越深刻隽永。

    ……

    次日早饭后,清哑进了耳房纺纱,方无莫和妹妹在湖心岛上玩,紫竹翠竹等几个丫鬟跟在后边,看着他们兄妹。

    “可怜,只剩两个了。”

    “是啊,少奶奶还不知道呢。”

    “要知道了不知多伤心。”

    “可不是,无适哥儿是少奶奶挣命一样才生下来的,吃了许多苦,他又聪明会说话,就这样没了,别说少奶奶听了会伤心,就是我们听了……心里也不好过。虽说还有一个莫哥儿,可惜是个哑巴,到底差了许多。无悔倒机灵,可到底是女孩子……”

    竹林内传来低低细语,还带着叹息。

    方无莫脚下一转,从旁边的小径转进去。

    两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坐在湖石上,一边低语一边叹息。

    看见方无莫,一个丫头忙站起来,一面悄悄踢了踢另一个,提醒她来了人了,一面赔笑道:“莫哥儿,怎么跑这来了?”

    另一个却是憨的,小声道:“他又不会说,你问了也白问。”

    这两人原不是近身伺候的,不知方无莫脾性——即便不会说话,那也是极聪明不能招惹的——更不知他已经会说话了,还以为就像大家私下传的,莫哥儿是个哑巴。所谓“十聋九哑”,莫哥儿听不见很正常,所以就不大把他放在眼里。

    谁知方无莫小手一指,厉声喝道:“掌嘴!”

    两丫头都愣住了,呆呆地看着小娃儿。

    不是说他哑巴吗,怎么开口说话了?

    这时,伺候的紫竹等女赶了过来。

    方无莫见那两丫头不动,一言不发地走上前,对着那先站起来的丫头狠狠踢了一脚,再喝“掌嘴——”声音很不耐烦了。

    那丫头又羞又窘,又被众人盯着,委屈的眼泛泪花。

    “紫竹姐姐……”

    她认识紫竹,想求紫竹出面,把这不讲理的小主子弄走。

    “莫哥儿的话你没听见吗?”

    紫竹心中虽惊异,却坚定不移地维护小主子。

    显然,紫竹的话比方无莫还好使,那丫头不敢违拗,犹犹豫豫地举起手,要打自己嘴巴,无奈从未打过,竟不知如何下手。

    紫竹不耐,上前就要代她打。

    方无莫叫道:“自己打!”

    紫竹停住脚,心下更惊异了。

    她提点道:“没眼色的东西!还不快打呢。自己做了什么不知道?当哥儿小好糊弄不是?哥儿聪明的很,休想糊弄他!”

    两个丫头脑子嗡一下炸开,目露惊骇。

    那先站起的丫头更是抢先挥掌,用力打脸。

    另一个虽然憨,也跟着用力打起来。

    就听“啪啪”声不断,很快两人脸颊肿了起来。

    方无莫小脸绷得没有一丝表情,就这么看着。

    方无悔有些胆怯,咽了下口水。

    二哥好凶哦……

    方无莫只叫掌嘴,并未说掌多少下,是以两丫头就一直打,左右开弓地打,把那一双纤纤玉手都打红肿了,俏脸更是肿的不成个样子,方无莫还没有叫停的意思。

    正在这时,就听细柔在外边叫“莫哥儿,二舅舅来了!”

    方无莫这才对那两丫头挥手道:“好了!”

    一面拉起方无悔就走,十分的利落。

    紫竹示意翠竹等人跟上去照顾,自己落后一步,问那两丫头,“你们刚才怎么得罪莫哥儿了?他发那么大火?”

    两丫头惊恐摇头,支吾道:“没有……没有……”

    嘴肿的不成个样子,说话也含糊不清。

    可她们心中更害怕,怕之前说的话被方初知道了,那就不是掌嘴这么简单了。谁能想得到呢,莫哥儿居然能听会说。

    两丫头懊悔莫及,把传言方无莫是聋子哑巴的人骂了个半死。

    紫竹情知有异,也不追问,只教训道:“这些日子把嘴给我闭紧些!”

    两丫头猛点头。

    经此一事,她们恨不得把嘴缝上。

    方无莫和方无悔跑到湖心岛的埠头那。

    湖心岛环岛都建了一圈水上游廊,夏日最凉爽的。

    河埠头那有三间大花厅,两头接着游廊。花厅外有石阶通向河面,平日上下船都在那里。此时,石阶下停靠着一艘中等大小的船,小厮们将篓子罐子什么的往花厅内搬;郭大有站在游廊下和方初清哑说话。

    “无适要等织锦大会才肯走,爹怕你们着急,要叫人来报个信,正好娘说要给小妹送些藕和荷花,我就来了。”

    郭大有温和地笑着,对清哑解释。

    “这点事,随便叫个人跑一趟就是了,何必亲自来。”

    二哥来了清哑自然欢喜,又怕他忙,所以这么说。

    “我也想小妹了,想来看看你。”

    郭大有爱怜地看着她,满眼痛惜。

    方初心一酸,忙转身吩咐人,“把这些都抬家去。”

    郭大有带了几大篓带泥新藕,藕尖少泥的地方,隐见白嫩;还有些新鲜李子杏子,一只大缸,缸内装了半缸清水,满满的都插着含苞待放的荷花;还有几个菜坛子和大瓦罐子,应该装的是咸菜。

    清园四面环水,却是流动的河水,水乡随处可见的莲花,清园还真没有,吴氏惦记闺女爱吃新上市的鲜藕,每到初夏就叫人送来;荷花也是,给清哑做汤做菜的。

    清哑闻着扑鼻清香,惊叹道:“这么多!”

    郭大有道:“都是早上才割的。还没开呢,能放一天。”

    为了防止失了鲜美,他特地挑选那含苞待放的花采来。

    清哑只是抿嘴笑,这些东西虽普通,却满满的都是她娘家的记忆,带着娘家的味儿!

    ********

    看出来没,莫哥儿就是个冰山纯情狠男银,绝对的狠!求票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