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绝代倾城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新身份
    花哨的感谢语慕容七不会说,面对萧墨对自己的关心与爱护,她只能表示深深地感激,别无其他。火然?文 ??? w?w?w?.ranwen`org

    以萧墨的身份,自然不会缺少丹药,赠送其丹药,也只是表明自己的一番心意,别无其他。

    回到院落,与春华交待一番便即刻动身,她还要连回府安排好一切,避免出现任何纰漏。

    回到侯府,慕容七便将暮玄与暮黄二人叫到偏厅,将事件从头至尾大致说了一遍,暮玄还是一副面瘫相,倒是暮黄对此事的态度却显得异常高昂。

    在知道主人有院长那般强大的后盾,就算是云族来袭,也绝不会轻易对主人动手,二人也顿时放心了不少。

    夜幕降临,慕容七辗转反侧却始终无法入眠,许是白日里睡得多了,一想到明白便可以进学院修炼,心中就有着说不出的激动。

    第二日一早,便有导师拿着萧墨的授意来到了侯府,允许慕容七入学修炼的消息一经传出,无不哗然,而在听到萧墨竟收了慕容七为徒的消息,满城震惊。

    就连刚刚收到消息的南宫烈也是怔了半晌,此刻他才方然悔悟,放弃了慕容七代表着失了镇国侯府的助力,现在更是与帝国学院的院长失之交臂,退婚一事让他悔不当初。

    慕容七此时进入学院无疑是插班生的存在,刚走进学院,除了那迎面朝自己走来的冬藏三人,其他人无不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

    镇国侯府大小姐不能修炼的事,南离上下谁人不知,若生在平民百姓家也就罢了,可她偏偏就是南离战神的女儿!

    有着那么一个强大的爹,可以说是幸事,也可以称之为不幸。

    清晨,学院的小道上零零散散站着一些人,其中不乏有窃窃私语者,有的甚至不管不顾,扯着嗓子就是要给当事人听。

    “看,那个就是侯府的废物小姐,听说今日院长一大早便命导师将她接来,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关系!”一女子一脸愤愤。

    “谁知道呢?我要是她啊,我就呆在家里闭门不出了,哪里还会这么厚脸皮出来丢人!”

    “是啊,是啊,谁不是呢!真是一点都不顾及大将军的脸面,真不要脸!”

    “看,她还面不改色,真是个有脸没皮的,若是我听到旁人这么说,早就寻一条白绫吊了清静!”

    慕容七长叹了口气,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不过她不否认说这些话的人言语中透露的羡慕嫉妒恨,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咱就是命好!不服?

    来到主院,看着那一幢幢巍峨的建筑,慕容七不得不感叹学院的财大气粗,粗略看了看,占地面积是分院的两倍以上,主院不单有修炼室,演武堂,还有试炼之地,包括学院的禁地都归在主院。

    还没等慕容七走完小道,上课的钟声已然响起,今日的课是在修炼室中进行,无疑就是打坐调息,感受着体内那不规律的灵力,慕容七无奈着,她根本不能静心修炼,若强行运气,怕是会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

    好在院长弟子的这个头衔十分好用,趁着上课的档口,慕容七擅自离开了修炼室,一路走走逛逛,不知不觉竟走到了自己所在的院落,打开门,看着这空荡荡的院子,心里不禁也空落落的。

    带上院门,下意识地朝着小树林走去,那着那不远处的崭新的小院,嘴角微微上扬,那老头子又玩爆破了?

    慕容七哪里知道,莫行为了找寻她所需的地心火芝早已离开书院,院子早在半月前慕容七在北之森之时便已建好。

    推开院门,毫无意外是一座空院,院内的一切显得井井有条,唯独一块木牌挡在了炼丹室前。

    上面写着:唯那小子可进,想来也知道那小子指的是慕容七了,谁让莫行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呢!一想到老者一大把年纪还玩这么幼稚的把戏,慕容七就乐得不行。

    既然是老头所愿,自然毫无顾忌地推开房门,出乎意料的是,炼丹室内竟是一团糟,药草,灵果随处摆放,根本没有一一归置,炼丹失败后的残渣也被丢弃在地,不管不顾。

    连带着黄褐色的泥土也带着一丝灰黑色,离开最多月余,也不至于脏乱成这样。当然在这样一间杂乱的炼丹房中,唯有一个地方是最为整齐的,那就是房间的另一侧,上面摆了一些纸墨笔砚,桌上放着一只玉盒,玉盒下还压着一封书信。

    信封上并没有属名,但通过门外的木牌,慕容七知道此信必然是留给她的,打开书信,信上寥寥数语,嘱咐慕容七将桌上的玉盒取走,盒内所装的冰灵草正是她所需的,其二就是埋怨慕容七久久不曾来看他,他早已将二阶丹药炼成。

    虽信上并没有说自己外出办的什么事,也没有注明归期,但以莫行的修为,慕容七下意识很放心。

    打开玉盒,盒内的寒冰灵草接解到外面的空气,散发出一股凉意,没想到莫行真的有将自己所拜托的事放在心上,心中有丝窃喜,看不出来莫行炼丹那么不靠谱,行事却雷厉风行。

    为了答谢莫行的寻药之恩,慕容七挽起袖子打扫着这间不堪入目的屋子,花费了近两个时辰,总算将丹房清理出来。

    静坐在书房前,既然莫行归期不定,那自己便将三阶丹药的方子留下来,现在自己在主院学习,过来此处也甚为不便,再者过些日子,等药效过后,自己总能修炼了吧!她可是听说月中时新生会有一次野外试炼,而试炼之地自然是主院的后山了。

    日子一天天逼近,慕容七并不觉得害怕,反而有着一丝兴奋,除了北之森山坳那次战斗,实力悬殊太大,根本不能尽兴。

    不过在试炼之前,自己的实力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学院方面还没有公布出来,单一作战还是组队而行,但在慕容七心中,无论院方的决定是什么,自己都不想成为那个拖后腿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