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异世遮仙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踏上征途
    夜羽运转极速身法,断步涯;几乎在眨眼的瞬间就抵达了天山之巅,可是入眼处根本没有任何人影,也没有脚印的存在。?ranwe?n? w?w?w?.?r?a?n?w?en`org

    夜羽眉头微皱,他运转了全新的瞳力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搜索整座天山,可是却也没有见到任何人影,哪怕是尸首也没有看见,最终他的神识之力与瞳力同时搜索,也是一无所获,最终夜羽跟落天商量之后,再结合当时天山上传来的一声声巨响,他们得出的结论那就是诸葛神农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自爆了。

    一个金丹后期修者的自爆是非常恐怖的,这也难怪当时落天看到夏侯飞雪急急忙忙的从魔耶旯上空飞走,并且其身形还有些踉踉跄跄,如今想来,想必是被其诸葛神农的自爆所伤,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原本拥有万丈天险的天山之巅,如今却有些不规则起来。

    从此在魔耶旯废墟的墓碑群里多了一座拥有名字却没有任何陪葬物的墓碑。

    恩师诸葛神农之墓

    不孝子,夜羽立。

    虽然他遗忘了失忆的日子,可是他坚信落天不会欺骗他,而且他的脑海里也有模糊的影像,一个白发苍苍的和蔼老者对他谆谆教导的画面,还有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可惜看不清其容颜,但是其身姿与穿着都跟她很像,萧雨仙。

    将心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给抛开,夜羽开始为魔耶旯村民们守灵,这也是他目前唯一可以为他们做的事,唯一的憾事就是没有找到诸葛神农的尸骨,也许诸葛神农连尸骨也没有了,彻底的化为飞灰。

    就连那只因为吸食了他玄阳体精血变得无比黏他的蛇蝶在此刻也无比安静的待在他的头发上没有任何动静,似乎小家伙也意识到了夜羽的悲恸。

    落天已经回到了玄皇戒中,按照夜羽的说法,夜羽要求落天帮忙寻找一条能够让他变得更强的道路,哪怕是无比的艰辛,只要能够变得更强,他也在所不惜。

    经此一役,夜羽更加的明白这个世界是多么的残酷,哪怕是见惯了生死的他,还是难免感到一阵悲恸。

    岁月如梭,时间如沫,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悄悄的流走,有时是一天,有时是三天,而这一次却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三年多。

    夜色已然降临,月朗星稀,月华如水般洒落在苍茫大地上,原本是难得一见的美景,落在一身孝服的少年眼中却是那么的孤独与落寞。

    月光看似那么的美丽动人,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够懂得它的无奈与无助呢,就像是他此刻的心境一样,他看似在对月畅饮美酒,实则却是想用酒来麻醉自己,唯有一阵阵困意袭来他才能忘却血海深仇,才能够隐忍下去。

    他没有动用一丝一毫的灵力,可是他的身子却能够不由自主的吸收天上的星辉还有月辉,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若是有金丹期强者看到的话,肯定会惊叹不已,修真者如果能够做到这一步的话,说明那个人就是天生的修者,能够感觉到‘道’的存在。

    在他身旁有许许多多的空坛子,哪怕他没有运用灵力去排除身体内的酒水,他也还是没有感到任何的醉意,并且越喝越感到孤独,越喝越感到精神奕奕。

    当手上的酒坛一饮而尽之后,少年的目中不再迷茫,他看着手中的酒坛子,逐渐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少顷之后,少年将一张纸条塞进了酒坛中,而后将它从天山之巅轻轻的往那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抛了下去。

    没有人知道他在纸条上写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何要做这件事,可是当他在做好这件事之后,他的眸光逐渐变得坚定起来,轻轻的转身,而后盘膝闭目起来,在他的头上一直有只可爱的小家伙,它似乎将他的脑袋当成了它的小窝一般,正在上面呼呼睡了起来。

    玄皇戒中,夜羽跟落天面对面而立,夜羽不知道为何落天要求他进入玄皇戒中交谈,可是他相信落天,既然落天有此交待,肯定此事非同小可。

    胖嘟嘟没有穿任何衣物并且全身还发着光的落天,此时收起了平时笑嘻嘻的模样,他神色颇为沉重的盯着夜羽,直至看到夜羽眉头微微皱起时,落天才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小叶子,你之前曾说过,你在水月洞天一战让你明白了自身的不足,你知道是为何吗?为何你最终还是血遁十万里,最终还失去了记忆,你有反思过吗?”

    夜羽没有说话,而是眉头深锁着,其实这一年多以来,他不仅仅守灵,他还在回想着当日在水月洞天的一战,那一战他明明做足了准备,只是他明白如果当日没有跟水月洞天宗主一战的话,也许他可以无忧的逃出生天,可是那一次潜入水月洞天,他为的就是与罗天一战,只可惜他被水月洞天上上下下围攻,如果他当时能够将罗天引出水月洞天的地界的话,最终结果尤未可知。

    “杂而不纯!这就是你致命的地方,而且你战斗时还束手束脚,因为你怕玄阳体的秘密泄露,所以你无法放开一切去战斗,所以你才会失败,而我这一次帮你选好的道路可以帮你避开这一后顾之忧,只不过……”

    落天一针见血的将夜羽的弊端给讲了出来,并且有办法帮他解决,只是任何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没有平白无故的得到,也没有平白无故的失去,一切都建立在平衡上。

    “有事就说,你应该了解我。”

    夜羽翻了翻白眼,对于落天他怀有感恩之心,对落天他没有办法有丝毫火气,落天在夜羽的心中就像是兄弟,就像是长不大的长辈一般,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只不过他没有将这些告诉落天而已。

    “你需要修炼出一个分身,我是指真正的分身,而不是你那种不知道是什么术的假分身,你明白吗?”落天看着夜羽说道。

    夜羽点了点头,其实他也了解过一些,在修真界中有分身术的存在,那种分身就像是第二生命一样,跟他的那唯一影分身有着本质的区别,他的唯一影分身并不是单纯的第二生命,只是有着独立人格思想罢了,在修炼方面更是无法与本尊相比,只是有着本尊八成的战力罢了。

    “所谓的真正的分身,你需要寻找到三样东西,毕竟你是玄阳体,跟其他修者不一样,其他修者修炼分身术时,只要拥有正确的法决跟足够的天地灵气就足以,然而你不一样,你需要寻找到:五叶莲、龙须草跟水灵之体的修者,三者缺一不可,当然了,你在天狼王墓中得到过几颗丹药,那些足以代替五叶莲跟龙须草,只不过有些暴殄天物罢了,至于水灵之体,你可以询问其修炼之道,如果实在没办法的话,你也只能强行搜魂了,否则你如果不知道灵体的修炼之路的话,你哪怕寻到五叶莲跟龙须草也于事无补。”

    还有话语落天没有说出来,那就是那颗化魔丹怎么消失不见了,不过从夜羽的神色可以看出当日水月洞天的一战让他失去了很多东西,至少那只跟金翅大鹏有些渊源的小乌鸦不知所踪。

    离开玄皇戒之后,夜羽缓缓的睁开了双眸,此刻已然是深夜,四周无比的静悄悄,跟落天的一番交谈,让他明白时间已经不是很多,还有很多事情在等待着他去完成,如今迫在眉睫的就是需要凝练出一个真正的分身,第二生命的分身。

    有了这样的分身,他就可以将《妖神经》《太玄经》还有修道者的一切都交给分身来修炼,而他的本尊就专注的修炼肉身,修炼《玄阳诀》,唯有如此才能够将战力大幅度地发挥到极致,并且他的分身可以帮助他完成很多事情,哪怕是身受重伤也无惧,至少他身为玄阳体的隐秘不会曝光。

    而落天所说的三样东西,在他的心里已经有所眉目了,他自然不知道那三样东西在何处,不过他却能够猜测到水灵之体的下落,而且这也是他当日跟她的约定,只是对方不记得罢了。

    “萧雨仙,东灵山。”

    夜羽带着蛇蝶来到了魔耶旯的墓碑群前,他看着最前方的墓碑,眼眶又有些湿润了,他跪倒在地,郑重的朝着那刻有恩师诸葛神农之墓的墓碑三个响头。

    “师傅,虽然我没有见过您,虽然我对您没有印象,虽然我们没有师徒之名跟师徒之实,可是您却是我心中永远的师傅,弟子在此再一次的对您还有魔耶旯的各位发誓,下次过来时,就是我将巫神教连根拔起之际,到时我会用巫神教上上下下的鲜血来给大伙献祭,好告慰你们的在天之灵,弟子要走了,其实我不叫刘鼬,我叫夜羽,乃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游子。”

    夜羽站起身,带着蛇蝶离开了这里,离开了他失去记忆生活了三年多的地方,而这里也是他恢复记忆独自一人一蝶守灵了三年多的地方,如今期限已满,他也要踏上征途,寻找变得更强的征途而去。

    天色逐渐的发亮,夜羽带着蛇蝶一步一个脚印的离开了魔耶旯,他强忍着心中的悲恸,带着那只足以让任何势力都心动不已的蛇蝶离开了魔耶旯,朝着萧雨仙当日给他的玉简所记载的路线,往他的目的地东灵山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