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华夏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集 出口入口
    “草他奶奶的!是会耍瑜伽的粽子!”死胖子脸色都变了,端起机枪来就射,噼啪几枪就打了过去,那只瑜伽粽子惨叫一声,跌落到了粽子堆儿里去了。?  ?火然文 ?? w w?w?. r?a?n?w?e?n`org不过很快他就再次爬了起来,指手画脚的嘶嘶嚎叫,像要生吃了死胖子一样。周围了粽子们听了,也跟着嘶嚎起来,我们大家齐齐变色。

    死胖子做孙大圣状:“叫你妈叫,草!吓唬你胖大爷呢?你胖大爷是吓大的,知道不?”那名瑜伽粽子能抵挡轻机枪的子弹,肯定是僵尸王了,我喝道:“别大意,那家伙是僵尸王!”死胖子不以为意:“僵尸王又怎么样?”

    那名瑜伽粽子瞪着血红的双眼,又开始去攀爬楼梯的残留体,被死胖子“碰”的一枪又给打掉地上去了。

    我焦急的说道:“这样下去可不行,僵尸王不怕子弹,我们的子弹壳经不起浪费!得赶紧想点别的办法。”区翔在旁边说道:“用云爆弹手雷吧,在广西的时候,楚晚霄就是给云爆弹干掉的。”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成,这里是建筑物之内的楼道间,万一炸坏了承重墙,整栋大楼都有可能崩溃。”死胖子愕然问道:“那怎么办?”回头一看,那只瑜伽粽子又开始第三次爬上了楼梯残留体。

    我哼了一声,指着那些楼梯的残留体说道:“把那些能借力的地方打掉!”钢筋混凝土浇铸而成的楼梯非常结实,我们的冲锋枪几乎都没有用,不过死胖子的轻机枪却可以打爆钢筋混凝土,于是死胖子赶紧端起来机枪,踏踏踏踏踏……一轮劲射,到底还是把那几块残留的楼梯残渣打掉了。这样一来楼梯就全没有了,瑜伽粽子虽然厉害,却也没办法直接攀爬光溜溜的墙壁,只能伸着脖子在下面干嚎。

    我们大家见暂时脱离了危险,都松了口气,我看了看区翔,说道:“好了,现在咱们去找一下楼上的那个女人吧……但愿她还活着。”

    于是我们开始沿着大楼收索,大家用英语呼叫幸存者,可惜的是楼下的粽子们的嚎叫声太大,我们自己都听不到稍远的同伴们喊的是什么。

    正找着呢,郭亚辉突然从后面把我拉住了,用手指了指我的脚踝,又指了指我的后背,然后叽里呱啦的说了一些什么。孙宏旭代为翻译:“老花,郭亚辉说你的伤口最好还是马上处理一下……对了,你背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

    他这样一问,我才发觉背上火辣辣的疼痛,脱下上衣来一看,好长的两道伤口……回头想了想,哑然失笑:“他奶奶的,光顾着逃命了,这背上的伤口,可能是爬墙洞的时候擦破的吧……怎么样?伤口很大么?”

    孙宏旭看了一眼,说道:“大是很大,不过没什么大碍,擦破了点皮而已,包扎一下就好了。”抬头问大家:“你们谁身上带纱布了?”于是众人就去看区翔,区翔在身上摸了一圈,满头黑线的告诉我:“饿……不知道掉什么地方去了……”

    孙宏旭翻了翻白眼,用越南话跟郭亚辉说了,那妞儿点了点头,就跑了出去,没多久就跑了回来,手里还拎着一大块土黄色的布料,我仔细看了半天,隐约觉得这块布料有点像是个桌布。

    郭亚辉可也真不客气,用伞兵刀在桌布上割下来一条,小心的把我的脚踝给包扎上了,然后用剩余的布料包扎了我背上的伤口。只不过桌布这东西比较厚,包扎的手艺就别提了。难怪死胖子打量了我两眼之后,失声笑道:“老花,你还别说,你这样一打扮,配上你的秃头,还真有点像当年的唐僧了。”

    堪堪收寻到五楼的时候,武书源一肩膀把一间房门撞开之后,我们终于见到了这里的幸存者。

    实际上幸存者还不止一个,男女老幼差不多有三十个之多。我们的出现自然让这些幸存者们大吃一惊,他们惊恐的聚集在一起,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们,其中一个姑娘心惊胆战的用印度式的英语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和死胖子先各自找了一把椅子坐下,这间房子好像是个办公室,不过现在已经被改装成起居室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堆的满地都是。

    我看了那姑娘一眼,印度美女自然别有一番韵味儿,这主要源自于她们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和我们说话的那个姑娘,就拥有。她还有一头波浪弯儿长头发,漆黑如墨,看起来非常有女人味儿。

    我没回答她的问题,用汉语问道:“你们这里,谁是头儿?”

    武书源把我的话翻译了过去,那群印度老百姓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那个姑娘说道:“赛瑟尔已经掉到楼下摔死了……我们现在没有头儿了……你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吧,我可以代表这些人的。”

    我点了点头,就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们这里一共有多少人?你们的食品还有多少?你们有自卫的武器么?”武书源就把我的话翻译了过去。

    那个姑娘看了一眼我们这些人手里的枪支,咽了一口口水,说道:“我叫雅曼莎,雅曼莎·库鲁斯曼·k·那瓦力,我们这里一共有三十三个人,食品已经不多了……我们基本上没有武器……”我点了点头,说道:“很好,我是中国福乐多总部派到印度来的协调员,我叫******,你们可以叫我老花……”欺负这些印度人不懂汉语:“……恩,也可以叫我花大爷。”

    武书源满头黑线的把我的话翻译了过去,雅曼莎略微诧异的看了我一眼:“你听得懂英语?”我点了点头,用汉语说道:“我听得懂,但是我不想说,我只说汉语。”雅曼莎听了武书源的翻译之后,诧异的问道:“为什么?英语是世界通用语,你既然会说,为什么还要说汉语?”

    我就笑了:“英语是英国人的语言,不是我们中国人的语言,中国人自然有我们中国自己的语言,我是中国人,所以我只说汉语。”听着武书源给翻译,我又补了一句:“你可以说英语,因为你是印度人。”

    那印度妞儿不高兴了:“语言只是一种人们沟通的方式而已,何必那么认真?我们说英语也是为了跟世界融为一体。看你的摸样,应该是佛教徒了,怎么会这样没有心胸,如此执着呢?”

    我晕啊,连这妞儿也把我当和尚了。我在她胸口上打量了两眼,问道:“谁告诉你我是佛教徒的?”雅曼莎就微笑道:“印度没有记录历史的习惯,我们很多中世纪的历史,都要靠你们中国来留学的僧人玄奘法师所留下来的自传来解读……我见过玄奘法师的塑像,知道中国和尚都是光头。”

    咦?这个妞儿居然知道佛教,我不禁眼前一亮,就问道:“你也知道佛教?你是佛教徒么?”那妞儿傲然答道:“信奉佛教的人都是贱民阶级,我们这些人都是印度教徒……”我一听登时大怒,抓着脖领子把雅曼莎揪了过来,喝道:“谁告诉你佛教徒都是贱民的?”我个人对宗教本没有什么热情,不过佛教毕竟是中国第一大宗教,拥有无数信徒,即使如老花,也不能免俗,偶尔的去名山大寺游玩,也少不得去拜拜佛祖的神像。期望保佑是不用指望的,能得到点心灵的安慰,还是可以的。

    雅曼莎几乎给我吓哭了,失声尖叫,那些蹲坐在地上的印度土鳖们也群情激奋,纷纷指责我蛮横无理……我回头看了一眼我的队员们,见他们也是一副活见色狼的嘴脸,不禁叹了口气,慢慢的松开了我的手,冷哼道:“你听谁说佛教徒是贱民的?”

    雅曼莎听了武书源的翻译之后,才惊魂未定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花先生,我无意冒犯您的……佛教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在印度消亡了,直到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时候,才由官方出面重新建立起来,首批信徒就是五百万贱民……所以在我们这里,一提起佛教徒,大家都会想起贱民……”

    哦,原来是这样……死胖子在那边大刺刺的问道:“你们这里就这么点人,是这么运作大壕沟边上的那些挖掘机的?”不但死胖子觉得奇怪,我自己也很奇怪,毕竟我们面前这三十来人里面,怎么看也不像有挖掘机司机在内。

    雅曼莎叹了口气,说道:“那些挖掘机都是辛格老爷的财产……”我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挥手打断了雅曼莎的话头,走到窗子边探头往下一看,只见外面一切都归为了平静,原本那些熙熙攘攘的粽子们,又躺在大街上装死呢。我看他们装的惟妙惟肖,忍不住笑道:“死胖子。你过来看看,那些粽子们又在装死呢。”

    死胖子挤过来看了一眼,就骂道:“这破地方怎么这么多古怪?”扭头问雅曼莎:“妞儿,你们这里的粽子们,怎么还会装死?”武书源给翻译过后,雅曼莎就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了,反正出了事之后,那些僵尸就是那样的,刚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少幸存者都被粽子们给诱杀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了粽子们在装死,谁也不去靠近他们了。那些粽子们似乎也不在意,没有猎物的时候,他们就那么老老实实的躺着。”

    死胖子听不懂英语,听了武书源的翻译之后,才哦了一声,说道:“老花,我总觉得这事儿有点古怪啊,你说粽子们又没什么大脑,怎么会搞的这样古怪呢?”正问着呢,剑天寒背上的发报机滴滴答答的响了起来。

    剑天寒赶忙记录信息,翻译好电文之后,把电文交给了我。我看到他脸色颇有点古怪,连忙接过来电文一看,不禁精神一振,笑道:“胖哥,这下好了,地下城的洞口被咱们给炸平了。”

    “你说什么?”死胖子听了之后,一把将电文抢了过去,仔细看了好几遍,才失声说道:“我草,山姆大叔果然有心计啊,居然想得到用咱们的洲际导弹去封杀地下城的出口……”懊悔的直拍大腿:“九哥太放不开了,要是同意用核弹头的话,吕海宝他们发射出去的那枚导弹,就能……”瞪大了他的小眼睛问我:“老花,现在咱们还客气什么啊,赶紧让老赖发射导弹吧,一口气射他几十枚,彻底把地下城的出口封死掉,岂不是一劳永逸……”

    孙宏旭在旁边听了,缓缓摇头道:“没用的,我们不可能封堵住地下城的出口,现在所谓的封堵,也不过就是临时的阻挡一下而已。他们随时可以挖掘开的,地下城从来不缺少强力种族,连双头奇美拉都有,还有什么东西能封堵住出口?”

    他这样一说,我和死胖子也冷静了下来,我叹了口气,说道:“孙宏旭说的对,第一核弹的后续污染情况太严重了,九哥的指示也不是没有道理。第二,上一发导弹,是吕海宝他们几个射出去的,能直接命中地下城的出口,我看十之**是靠的运气,导弹虽然是精确制导武器,可也不是一点偏差也没有。还记得在大雪山上面的时候吧,咱们距离导弹发射基地那么近,都偏差了十好几米。你说从咱们的导弹基地到美洲大陆可有多远?何止数万里之遥啊,不可能发发都命中目标的。”

    死胖子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孙宏旭就笑道:“你不用想了,咱们可不能指望用核弹头污染掉地下城的出口区。”死胖子不服气:“为什么不能?那地方本来就没什么幸存者了,而且咱们只要认准一点的话,也污染不了多少区域,反正现在幸存者这样稀少,也不见得就非得利用那片区域,等到消灭了地下城的敌人,剩余的土地肯定够我们挥霍的。”

    我赶紧投降:“打住打住,老大,你这个主意不行的,你想过没有?所谓的核污染,不可能一下子就杀死敌人,只要动作迅速,地下城的人就可以很快的突破核污染区域,那时候他们的核污染沾染量非常少,顶多也就是掉点头发什么的,根本没什么影响。而最主要的,是万一哪天我们把地下城的大军打败了,到时候他们一定会逃回地下,那么那个出口就成了我们进攻地下城的入口,咱们提前给那个口子封堵起来,到时候可怎么进攻地下?”

    死胖子听的目瞪口呆:“不是吧,老花,你还想进攻地下城?”我恨恨的一咬牙,说道:“我们现在打不过他们,所以采取守势,等到我们有足够的实力反击的时候,难道我们就不能进攻地下城么?”

    死胖子冲我一挑大拇哥:“行,老花,算你小子有志气……等咱们打进地下城的时候,非一把火给他烧精光不可。”

    我笑了一下,回头看了看雅曼莎,问道:“你刚刚说的那个什么老爷,是怎么回事?他是什么人?现在有多大的势力?”

    雅曼莎听了翻译之后,就叹了口气,说道:“辛格老爹是孟买地区最大的黑帮头子,本来都已经被警方通缉的无处可逃了,末日病毒大爆发的前一天,刚刚被捕……当然了,像他们这样有钱有势的人,是不惧怕法律的,顶多花点钱就能摆平,可是病毒一爆发,官场上的人都死光了,辛格老爹摇身一变,成了救世主,现在的孟买地区,有一半地盘是他的。”

    我愕然问道:“一半?那么那另外一半地盘是谁的?”雅曼莎变了变脸色,说道:“另外一半是海龙的。”我没听懂:“你说什么?谁?海龙?”雅曼莎点了点头,说道:“海龙就是我们这里的一种神灵,十分的强大,尤其住在海边的渔民,更是对海龙十分的敬畏,往年甚至还有秘密的团体,定期向海龙敬献幼儿。这事儿在民众之中引发了强烈的反感,可是谁也不敢得罪那些秘密团体。”

    我抓了抓鼻子,问道:“那些秘密团体经过了病毒大爆发的洗礼之后,现在就明目张胆起来了,是不是?”雅曼莎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窗外,我就说道:“你不用害怕,说吧,那个秘密团体叫什么名字,总部设在哪里?”心想他奶奶的,本不想假扮唐僧西天取经,奈何碰到了活祭人牲的事情,******,这事要是不伸手管上一管,这一身人皮不是白穿了么?

    雅曼莎就说了一个地名,然后才说道:“他们的总部现在就在那里,这个团体叫大海之心,他们的头儿是一个独臂人,我们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几个小孩子,眼圈发红:“马上就又要到献祭的日子了,现在很多地方都没有小孩子了,我担心他们早晚会找到我们这里……”

    我安慰了雅曼莎几句,把事情向死胖子说了一边,最后说道:“他奶奶的,现在都******什么时候,怎么还有活祭这一套玩意儿?那个什么‘大海之心’组织简直就是邪教,比轮子还可恶。”死胖子一听也火了,喝道:“干脆咱们一口气吧他们的老窝端了得了,免得贻害人间。”(未完待续。)